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GX/4810]约十的DA生活手札 不为人知的内幕

2008年02月10日 10:02

于是为什么会写出这种东西- -
估计是熬夜熬太久了出现人格分裂…………这一定不是我写的……抱头||||

最近约翰一直很忙。虽说临近期末不忙才是怪事,但十代就是知道,某人在忙得绝对不是什么正经事。
要说理由,很简单——
一个成天陪着自己翘课打混却依旧每次月考都能挤进年级前十的家伙,有必要天天早八晚十的往学校跑么?
何况十代也去过几次自修教室找他,可是跑遍整个DA都没找到某个号称跑去自修的人的影子。更可疑的是,十代让栗子球跟踪,然而每次都被ruby搅和。一次也就算了,两次能说巧合,可是十次都这样,实在不得不让人怀疑那只紫色松鼠的主人到底安了什么心。
这不叫欲盖弥彰叫什么?
几次忙乎都未果,十代也就放弃了。想某人也做不出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来,不管是本尊还是那个共用一张脸被另一个自己叫做“混蛋”的家伙。


从背后搂住自家情人,蓝发的少年扬着灿烂的笑颜。
“我回来了~”
十代按下手中掌机的“press”键,放松身子靠向对方。
“真是勤奋,又跑去自修了?你是打算打破凯撒当年留下的最高纪录么?”十代轻笑着。“不过当年凯撒是全科满点毕业的,你最多也就能打个平手,不然翔一定会跑来找你拼命。”
说完,仿佛是想象出那个搞笑场景,褐发的少年笑得不停地打颤。
故意使了点劲更紧地拥住十代,约翰将下颚靠在十代的头顶。
“好啊,敢嘲笑我,你又知道我不能超越凯撒了?说不定我发挥出色,校长一时心血来潮给我来个加分?前辈是干嘛用的,不就是给人超越的么。”
十代止住笑抬头望向约翰,脸上还是十足的笑意,双唇一闭一合地吐出几个字。
“做-梦-吧-你。”
说罢,立刻一个抽身闪出约翰的怀抱,随后一脸坏笑地望着还在自己原先坐着的地方的少年。
同样勾起一个挑衅的微笑,约翰缓缓地站起身。
“想活动筋骨么?好啊,记得可千万别让我抓到啊。”话音刚落,宝玉之主便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两个男孩在不大的一间客厅里玩着你追我跑的游戏,满地的坐垫都成了武器,在空中飞来飞去,可惜一个都没有命中目标便再次落在了地上。
最后约翰仗着体型优势一把揪住十代,两人一起滚倒在柔软的榻榻米上,停下的时候,十代仰躺在约翰的双臂间,而约翰的手则撑在十代耳侧,整个人压在对方的身上。
经过一圈的剧烈运动,两人此刻都喘着气,四周一下子静了下来,空气间之能听见彼此暧昧的喘息声。
约翰俯视着身下的少年。
相遇的那年,第一次见面,两人的视线还在同一平面,曾几何时自己已经高出他半个头?连环抱在怀里的身躯现在都让人觉得是如此的纤细。虽然知道相对西方人,东方人总是容易显得娇小,但十代即使是在本国人中也依旧离壮实相去甚远,之所以没人觉得他矮小实在是因为他总和翔走在一起,其实仔细观察,十代甚至都没有明日香高。
抬起一只手轻抚着十代的脸颊,手掌下的人露出了猫咪一般的表情,半掩在修长睫毛后的琥珀色双瞳,运动过后微微泛红的双颊,微微张开喘息着却带着笑意的双唇,这一切都是无言的诱惑。
约翰慢慢地俯下身,先是轻轻地碰触着那柔软的存在,随后伸出舌,慢慢地勾勒着唇的形状,当十代不再本能地绷紧后,随即温柔却不容拒绝地渐渐加深这个吻。

一吻终了。

双方皆喘着气,比起刚才的追逐战有过之而无不及。
伸手搂住十代的腰,约翰一个用力,翻身将彼此的位置互换,另一只手则托住十代的头按在胸口。期间不由得感慨,一个男生的腰细成这样估计会招来很多女生的怨念。
十代轻微地挣扎着想要起身,无奈腰间和脑后的双手虽然温柔却十分霸道。
“你最好暂时不要动。”约翰开口,声音是沙哑的。
眨了眨琥珀色的双眼,十代依言静了下来,就这这个姿势趴在约翰的胸前。其实这个样子并不见得有多舒服,约翰不胖,有些地方的骨骼甚是咯人。但是耳边传来的偏快却有力的心跳,总是让十代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因为这心跳,这代表着——你就在我身边。




两个险些擦枪走火的家伙相互依偎着抱在一起,谁都没说话。
最后还是十代终于忍不住爬起身来——能忍不代表不痛,再咯下去就要瘀青了!
“你最好给我稍微养胖点再来抱人。”十代扔下这句话逃跑般地冲回了两楼的房间。
约翰先是一愣,随即大笑出声。
或许他才该想想办法让十代稍微胖些,毕竟那样的手感才能更好。
不过首先得有人先告诉他,怎样才能让一个早已拥有四次元胃袋却依旧瘦小成这样的家伙长出肉来。




深夜的DA很静,除了海风吹过森林带起的沙沙声和偶尔传来的几声虫鸣外,就只剩下海浪拍打礁石的涛声。
老式二层木质建筑内的宿舍床上,一双泛着橘色光芒的眸子微微地睁开,伸手摸了摸身旁,本应躺在怀里的人此刻却并不在这里。寝室的门虚掩着,隐约能看见门外站着的一个身影。
无声地滑下床,赤脚走在木质地板上。虽说本土已经入冬,但对于位于赤道附近的小岛来说,不过是可以忽略的温差。
轻轻地推开门,尚未来得及偷袭,那边便传来了一句凉飕飕的警告。
“少给我干些偷偷摸摸的事情,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干笑着摸摸鼻子,诡计被戳穿的宝玉干脆直接厚着脸皮伸出手,将慵懒地靠着栏杆的情人揽进怀里。“深更半夜不睡觉,霸王大人原来会梦游?”
金色的眸子半眯了一下,随后手肘猛地往后一拐,重重地砸在正不知死活乱吃豆腐的某人腰上,趁后者吃痛之时,霸王轻轻松松地脱离了对方的怀抱。
抚着腰间,宝玉委屈地望着自家亲亲——这下想不瘀青都难,明天又要被另一个人格念叨了。
无视某人装可怜的神情,霸王扭头冷哼。
纯粹是活该。
见装可怜不成,宝玉又恢复了那玩世不恭的笑容。
霸王挑眉,看着这块橙子牛皮糖再次慢慢地靠近自己,打算如果他胆敢再作出什么调戏自己的举动就一拳打飞他。
然而宝玉却在最后一步的距离处停了下来。
霸王警地看着面前这个不知又在耍什么花招的混蛋。
只见宝玉抬起手指向霸王的身后。“你背后好像有什么。”
“………………”沉默。
“……………………”继续沉默。
“…………………………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霸王的额上隐约有青筋在浮动,居然用这么老套的招式,以前还真是高估了他的智商。
宝玉耸肩,一副‘人家说的是实话,你怎么能不信任我’的纯良表情。
千万别信他的鬼话,千万别回头,霸王这么告诫自己,要是中了那么老套的招式,以后还怎么在精灵界里混。
冷冰冰的金色瞳仁一瞬不瞬地盯着某个痞子的一举一动,然而宝玉只是双手抱胸一脸坏笑地回望着霸王。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突然,霸王感到有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正在碰触自己的后颈,滑溜的感觉在皮肤上带起一阵的鸡皮疙瘩。
猛地一回头,金色的眼睛对上一双泛着红光的大眼。
“露比————————”
就在霸王惊愕的那一瞬,宝玉一个箭步冲到霸王跟前,动作熟练地用一只手将那双纤细的手腕扣在掌中扭到背后,另一只手则勾住对方的腰一把将他压向自己。
“Thank you~ruby!”宝玉之主抬起头对着自家的精灵扬声喊道,“明天替你买你最爱的果子吃~”
紫色的红玉兽欢快地叫了一声,在空中扭动了一下后,返回了精灵界。
低下头,宝玉的笑容更加灿烂。
“我告诉过你身后有东西~”

被禁锢在怀中的人,早已气的骂不出话来,身体因为愤怒而颤抖着,那双金色的眼睛则在夜中变得更加魅惑人心。

仿佛是被火光吸引的飞蛾,宝玉俯下身,一口吻住怀中的霸主。霸王又气又怒地抵抗着,然而被诱惑了的野兽早已失去理智。舌尖蛮横地敲开对方的闭锁,在柔软的口腔内搅动,划过敏感的粘膜,带起一阵阵的战栗。
挣扎逐渐地变小了,最初蛮横的吻也渐渐变得温柔,从暴风骤雨般的掠夺变成细细的品味。当两人最终分开的时候,脸上皆带着淡淡的红晕。
松开钳制着的双手,换做将人松松地圈在怀里,霸王低下头,伸手粗暴地抹了了抹被吻的发麻的双唇,长长的刘海遮住了脸上的表情,可是那微微咬着的下唇却泄漏了他此刻的心情。
宝玉轻笑着,换来了霸王恶狠狠的一瞪,前者却因为这一眼而笑的更加大声。
微红的双颊配上那不甘的表情,没办法,实在是太可爱了。
想想在十二次元中,只有自己才有机会目睹霸王的这幅尊容,实在是很难让人不得意啊。

暗自在内心后悔着没有在最初就立刻召唤出恶意之刃抽飞眼前这个大混蛋,此刻的霸王只能努力克制着自己免得回头失手召唤出什么把这里直接夷平。
豆腐被吃到这个份上,已经够丢人的;要是再被扣上恼羞成怒的帽子,他以后都不用出来见人了。

还是速战速决,早点脱身才是上策。
“你给我老实交代,最近到底都在搞什么鬼。”平复了气息,霸王又恢复了最初冷冰冰的表情。
“人家最近很老实啊~”某人装傻中。
再次拼命克制住自己抽出卡组的冲动,然而不发泄实在不是他的作风。于是霸王冷笑一声,抬起腿,一脚踢在宝玉的小腿上。
“我一见面就说过了,‘少给我干些偷偷摸摸的事情,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看着痛的半蹲下去的宝玉,霸王的心情好了许多。“我的直觉告诉我,最近你家宿主行为反常一定跟你有关,虽然我确定他并不如表面看上去那么纯良,但这次的事一定少不了你的份,你们俩到底在密谋什么……”
看着抱着腿半天才直起身面带苦笑的宝玉,霸王直视着对方一字一顿地说着——
“给我-老-实-交-代!”

本着打不死骂不怕的精神,宝玉再次将霸王拉进怀里,这次某人只是冷哼了一声。
——刚才那脚貌似真的踢狠了……

“我可以发誓,这次的计划真的不是我想出来的,不过我的确是有参加就是了。那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说这次需要借我的力量帮他一起稍微控制一下人心。”看到霸王开始瞪自己,宝玉连忙澄清,“不是什么严重的事,这小子甚至连偷看期末考卷都不敢,所以安心不是坏事。”
霸王闻言暗中翻了一个白眼。偷看考卷?对那个优等生来说有必要么?而且有那一众精灵在,考试作弊到了那个能耐还有谁能抓得住……
“你们究竟干了什么事?”
“只是修改了一个地点,这次假期交换生的安排地点,本来应该去的是南方分校,不过他把他改成了北方。”
“原来如此。”霸王轻笑起来,饶了半天原来根本就是司马昭之心啊。“那他最近又在忙些什么呢?”
宝玉耸肩,“以下部分我就不得而知了,他过河拆桥做的很彻底。”
“真的?”
“真的。”
看着宝玉那一副恨恨的表情,霸王在内心闷笑——看来是真的。
“该问的都大概都知道了,既然只是这种程度的小诡计,那我就只当不知道就是了。”
微微收紧环在对方腰间的手臂,宝玉邪笑着凑近霸王。
“你的保护欲真是严重啊,严重到我都要吃醋的地步了。他们的问题解决了,是不是该解决我们的问题了?”
凉飕飕地斜了宝玉一眼。“我可不记得我和你之间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的,要是你有,请-自-便。”
说罢,金色的眼瞳渐渐地淡去缓缓地变回了清的琥珀色,然后慢慢地阖上。
“!!!”这下宝玉除了气的跳脚之外还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天煞的居然说走就走!
看着手中沉睡着的十代,抱他回床上?宝玉冷笑,那不是他的活儿!

于是凌晨3点被从心之房间摇醒的某某人,只得一边暗骂着那两个惹祸冤家,一边拖着条铁定起了瘀青的腿,抱着自己的小情人关上了房门。


囧rz &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1. redskp | URL | -

    hEtplfLimqqF

  2. aria | URL | -

    = = 你丫的不是备课去了么- -
    爬来看我写的nc15干嘛……

  3. X2 | URL | -

    这不是熬夜的原因……
    是被我调戏,啊,错了,调教后的成果……
    笑趴……
    以后再调戏你,啊不,调教你,估计你就能写H了……爆笑……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lamyfox.blog108.fc2.com/tb.php/139-a294cb1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闲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