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YGO/海闇]05年万圣节贺文(玲珑生日贺)

2008年08月09日 00:10

迟到N久的万圣节贺文~同时也是玲珑的生日礼物~~~

“哎?万圣节决斗大赛?”
“嗯,”从口袋中摸出一张简洁的邀请函,矮个子的少年将卡片递给亲友团中唯一的女性――真崎杏子。伸手接过,杏子将卡片凑到面前,而一旁的城之内与本田也争先恐后地先要看清卡片上的内容。
“让我看看,嗯,‘武藤游戏先生,今年10月31日,本公司将在美国纽约举行万圣节决斗大赛,您已被邀请成为本此比赛的特邀选手,请于比赛日前到达指定地点,方法如下……’,什么啊~”杏子皱眉,“这哪里是邀请,根本就是强迫中奖嘛~”
“哈、哈……”被称为游戏的温和少年苦笑着,“的确是那个人的风格。”
“哪个人?”城之内和本田一同发出疑问。杏子则是一脸“你们两个没大脑”的表情,将卡片翻转过来,猛地举到傻瓜二人组的面前。
“这么蛮不讲理的人还能有谁?”
邀请函的背面,简单明了两个大字――KC。
“啊!!是海马那个混蛋!!!”后知后觉二人组再次大合唱。
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杏子决定不去理睬仍在大呼小叫的那两个男生,于是转过来面对受到邀请的当事人。
“呐,游戏,你打算接受这个邀请吗?”
“那个……”少年腼腆地抓抓脑袋,“其实我还没有拿定主意,说实话,我带来就是来问大家意见的。”
“那就去吧~”杏子拍板。
“哎?”游戏一时反应不过来。
露出向往的表情,杏子眨巴着双眼,闪亮亮地作祈祷势。
“南瓜灯,化妆游行,糖果派对,吸血鬼,魔女,狼人~呀~怎么想都是超有吸引力的东西,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去体验美国的万圣节,为什么要放弃呐~~~对吧,城之内?”
“啊?”怎么莫名其妙地就转到自己这里来了?城之内线。
再次暗中翻了个白眼,杏子继续再接再厉。
“去吧,去吧,反正那几天也没事,再说了,海马都说会派专机来接人,到时只要和圭平君商量商量就一定没问题了~”
“厄……”游戏一时不知所措,然而面对杏子一脸‘答应吧,答应吧’的神情,不消一刻,便正式宣告投向了,“好吧,我去回复海马君,说我接受邀请。”
“Yeah――游戏你太好了~”捡了个大便宜的杏子兴奋地一把抱住面前的少年,当场使游戏羞红了整张脸。
之后,便是一如往常的吵吵闹闹。



回到家给海马打了电话,电话那头冷冰冰的声音还是与往常一样,杏子他们的事,在圭平的游说下,也没啥悬念地被接受了。



“决斗吗……”夜深时分,坐在窗边,皎洁的月光洒在宽敞的书桌上,泻下一片银白,满桌的卡片在这月辉中,闪烁着神圣的光芒。
妖精剑士,卡斯龙,暗骑士盖亚,栗子球,魔女……指尖划过一张张熟悉的卡片,最后停留在魔导上。
这是“他”的卡组,“另一个我”的卡组。
他们是“他”最强大的仆人,最忠诚的战友,最信赖的朋友。
共同经历了那一次次的生与死的决斗,没有人比自己更有资格说了解这些卡片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明天就要出发了哦,另一个我。”少年对着卡片微笑着,“究竟会遇到怎样的对手呢?真是让人期待啊~”
停顿片刻。
“这么说来,这次比赛,或许会成为我与海马君的第一次决斗呢?啊,青眼究级龙好强的,你说我能赢吗?另一个我?”

人静,风止,声凝。

死寂的夜幕,无解的回答。

苦涩涌上心头,游戏暗自自嘲着,理智明明已经无数遍告诫过自己,“他”已经走了,永远也不会再回到他们身边了。他也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个事实,不是吗?因为正是这双手,亲自为“他”开启了冥界之门……
水气在无声无息中蔓延至了眼眶,用力地摇了摇头,用双手拍打了一下自己的双颊,游戏抬起袖子胡乱地擦拭着眼角。
“不是说好了不能哭的吗?‘另一个我’只是回到了他本来的世界,我们应该为他高兴才对,哭的话,‘另一个我’会为难的。”
自言自语地安慰着自己,游戏尝试着在脸上展现出笑容。
“游戏,还没睡吗?已经十一点了哦。”爷爷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啊!马上就睡!”慌忙地应着声,游戏看了眼桌上的闹钟,“死了,不知不觉已经这么晚了,不快点整理卡组可不行啊~~”
小心地将铺了一桌的卡片一一收起装入卡套,游戏伸手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另一幅截然不同的卡组,开始仔细地整理起来。

时针指向十二点。

“呼――终于完成了~~~”一整理完牌组,游戏立刻便进入了半梦游状态,迷迷糊糊地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踱到床边,最后回头看了眼静静地摆放在桌上的两幅牌组。
“晚安,卡片们……”

子刻,是万籁具静的时刻,然而本该熟睡的少年,此刻却又一次坐在了桌前,之前被小心收好的卡片再次占满了整个桌面。
冥冥中,传来一丝微弱的声音。
“对不起,‘伙伴’……”



“啊~~~~终于到美国了~”一下飞机,杏子便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本田!”
“城之内!”
“记得我们之前的目标吗?”
“当然了!这次我们一定要……”
“一定要……”
“泡到丰满的比基尼女郎!”色狼二人组对着美国的天空,口水滴答……
砰――
“好痛!”
“干什么!你个暴力女!!!”
杏子女王面带微笑地俯视着两个蹲在地上雪雪呼痛的友人。
“嗯――你刚刚说什么?‘城之内君’?”女王笑脸迫近,压力无限。
“没……没什么,我什么多没说,哪,本田~”迫于女王的淫威,城犬屈服。
“哦~~可是我刚刚貌似听到了哦,‘暴力女’之类的……看来你们两个人精力似乎严重过剩了啊,不如帮本小姐来拎行李吧~呵呵。”
一左一右,色狼沦落成了爱斯基摩的雪橇狗。
走了两步,杏子回过头招呼着落在了后面的友人。
“喂,游戏~快点哦~”
“啊。”看着前方的三人,少年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宾馆――
“哎,不愧是海马,连订个住处都这么高级。”本田感叹。
“有什么不好的吗?”杏子环视着整个房间,不得不承认一掷千金的确待遇不同。
“当然好了~听说这家宾馆有室内游泳池哦~本田。”城之内色狼再次不死心地复活。“要去吗?”
“废话!当然要去啦~~~”狼友立刻响应。
“哼哼,”女王阴笑,“想都别想,你们两个,要陪我上街!”
“不是吧~~~~~~~~饶了我们吧~~~~~~~~~~~”鬼哭狼嚎再次响起。
“难道你们要我这个‘柔弱’的美女自己拎着一堆的东西回来?”插着腰,杏子的表情完全没有商量余地。
“‘柔弱’?你哪里‘柔弱’了………………”城之内与本田抱怨着,可惜不敢太大声。
“哼,总之,你们两个认命吧!哦呵呵呵――”
“哎――――”看着诱人的女郎离自己越来越远,城之内底死心。不过……
“呐,游戏,要不要一起去?”就算死心也要拉一个陪葬的!城之内攀上了身高只到自己脖子的少年的肩。
然而少年摇摇头。
“不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抱歉。”诚恳却令人无法反驳的语气。
“……既然游戏不愿意,那就算了。”杏子愣了一小会儿,再次微笑着开口。“明天的比赛,要加油哦~”
“谢谢你,杏子。”少年的脸上漾起一份浅笑。
怎么回事?杏子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少年,这不像是平时的游戏啊,这种感觉,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是……
“喂~我们也不愿意啊,为什么我们就没有拒绝的权力啊~”城之内的抱怨打断了杏子的思考。
是啊,怎么可能呢……‘他’已经不在了,不会再回到我们的身边了……不是亲眼看到的吗……
“杏子?”没有听到意料中的回复,城之内转过头打量着明前的朋友。
砰――又是一拳头。
“游戏是游戏,你们是你们,人家明天可是要比赛的,跟你们俩个精力过剩的色狼不一样!”压下心中的阴影,杏子恢复到往日的神情。
“痛~~~~~”切,枉费自己刚刚还担心她,真是不值得啊!城之内在内心抱怨着。



“是么,他们已经到达宾馆了。其他的准备如何?”冷淡的声音从巨大的红木书桌后传来。
“一切顺利。”恭敬的回答。
“一定要保证明天的比赛万无一失,这关系到我们在美国娱乐界声誉,不得有差错。”
“是!”
“你可以下去了,矶野。”
“是,濑人少爷。”

桧木门开启又合上。

坐在高档皮质办公椅上,海马支着下颚,注视着电脑显示器上的照片。
武藤游戏……
游戏……
熟悉的名字,熟悉的容貌,然而海马知道,这一切表象下的,已不再是自己熟悉的灵魂。
陌生的……陌生人……
重重地向后倒在靠背上,海马闭起眼睛。
灵魂,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相信起这种荒谬无稽的东西了?真真是笑话……
然而心底有一个洞,却是怎么也无法弥补。
难道那一年的时光都只是梦境吗?
不!猛然张开眼。海马喘息着,难道自己这一年中的时间都败在一个幻影手中吗?败到连心也交出去的地步……
放声大笑着,这真是可笑,不是吗?爱上一个幻影?然后梦醒了,被抛弃了?真是一点也不好笑的玩笑!
寂寞的笑声在空旷的房间内回响着,响着……

海马从椅子上站起身。

对待疼痛的方法有两种:
――治好他,或者……
――创造一个更大的伤口……
既然心中的那个洞无法被填补,那么干脆就让他扩大到麻木吧。

逃避永远不是海马濑人的作风。与其生活在不切实际的幻想与自欺欺人的希望中,不如自己亲手去打破这一虚幻的梦境。
去见“武藤游戏”,然后让事实来告诉自己,梦该醒了……




百无聊赖地在花园中缓缓地前进着,娇小的少年迷茫地注视着周围的景物。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语言,仿佛只有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自嘲地笑着,这不是当然的吗?自己本来就不是……
思维突然间停止了。
血红色的双瞳骤然张大。
那个是!!!
从门口进入的高挑身影,白色的礼服,栗色的发,冰冷的气质,幽蓝的双眸……
心脏猛然收缩,痛苦的无法呼吸……
不能见面,这是约定,不能在决斗之前间面,自己承诺过的,所以……
泪水在不知不觉中滴落。
但是真的好想见他……

转过身,在自己的理智尚未完全消失前,少年向着花园深处跑去。



“不在吗?”海马皱着眉。
“是的。真崎小姐,城之内先生还有本田先生中午离开了宾馆,武藤先生虽然没有外出,但此刻并不在入住的客房内。”侍者恭敬地回答。
“算了,你下去吧。”摆摆手,海马挥退了侍者。
要回去吗?海马自问着,然而脚步却在不知不觉中向着花园的方向前进着。漫无目的的走在人造庭院里,海马了无兴趣地扫视着周围来来往往的过客。不是不知道自己这种行为的愚蠢性,在期待着什么呢?与他来个不期而遇?真是可笑的想法。但是身体却无法停止这连自己都觉得荒谬的举动。
记得这个方向有一个人工湖,虽然不大,不过,权当散步吧……

无趣地注视着眼前的景色,常见的布局,普通的设计,没有丝毫的品位。海马打量着眼前的布景,不噱地冷哼一声,抬脚正要离开,然而却在看见了某个景象后,硬生生地止住了。

游戏!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离自己不远处的矮灌木后,坐着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海马此行的目的。
无声无息地走到少年身边不远处的一颗树边,将自己的身形完全隐藏在了树木的阴影之中,海马注视着正在翻阅手中卡片的少年。
为什么不直接过去?海马问自己。为什么要像个偷窥者般躲躲藏藏?但是心底的恐惧却牢牢的固定住自己的一切。

――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去打破这个梦幻,却又害怕梦醒时刻的痛苦失落。

完全没有察觉身后有人,少年只是继续翻看着手中的卡片。
但是海马的目光却随着卡片的翻动,渐渐的沉了下去……
红色齿轮,沉默剑士,破坏龙冈多拉……这不是“他”的牌组。
心无由来的疼痛着。
对于决斗者而言,卡组象征着灵魂。
已经……没有确认的必要了。

就在海马转身的瞬间,少年从口袋中摸出了一另套卡组。
最上方,是反射着深沉光泽的,魔导……




“观众们,让大家久等了~”司仪举着麦克风,对着兴奋的人群呼喊着。
人群沸腾着。
“本次的万圣节决斗大赛是由Kaiba Company独家举办的,为此,我们还邀请了拥有决斗王头衔的武藤游戏到场,大赛最后的胜利者不但可以获得丰厚的奖金,更可以获得向决斗王挑战的机会,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冷冷地在高处注视着台下狂热的氛围,海马在内心狂笑着。决斗王?哼,不再是了。真正的,让自己认可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而自己永远没有机会再从他手中赢回那个称号了。
“赢了就跑吗?真有你的,游戏。”嘲讽的语气。
苦涩在胸口蔓延。

比赛很快进入了尾声。
一个少年取得了大赛的胜利,正在向游戏挑战。看着场上陌生的怪兽,海马冷漠的转过身。
差不多是了结的时候了。
按照预定,自己将会与“游戏”在最后决斗。战胜他,然后彻底从那个幻影中解脱出来,真是绝妙的计划……

但为何内心会如此的痛苦……




“胜者,武藤游戏!”
看也不看坐在地上的落败少年,海马只是缓缓地走上台。
“接下来将进行的,是KC社长海马濑人与决斗王武藤游戏的比赛。”

台下再次沸腾。

高傲的气息,坚毅的身影,凌厉的眼神,为什么,为什么这个躯壳会拥有这一切?海马眯着眼,注视着面前的对手。
但是够了。
海马闭上眼,嘴角扯开一个讽刺的微笑。
一切马上就要结束了。

没有多余的话。
决斗将会证明一切。

“DUEL!”
“DUEL!”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用这套牌组!看着眼前的有翼幻兽,海马怔住了。
不,这个游戏一定只是认为用“他”的牌组能大自己的胜率,一定是这样的!不可能是“他”,因为“他”已经回去了,离开了,我不就是为了确认这一点才站在这里的吗?怎么能因为简简单单的相同牌组就再次燃起这虚假的希望!!!

“魔法卡发动!唤龙笛!从手牌特殊召唤,现身吧,我最强的仆人,青眼白龙!!!”



青眼白龙啊……望着面前3只咆哮着的白色圣兽,没有了以往的压迫感,有的只是无尽的喜悦、思念以及伤怀。
“魔法卡――融合!降临吧,青眼究极龙――”
望着这再熟悉不过的仪式,游戏突然有着想哭的冲动。
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强压下快要浮出表面的情愫。
再次睁开时,红色的眼中剩下的只有决斗者的坚强!

我不会输的,绝对不会。因为……
――这是唯一能向你证明我存在的方法――



看着眼前舞动着的超魔導剣士与正在消失的青眼究极龙,生平头一次,海马觉得失败竟会使自己产生耻辱以外的感情。
那充满自信的身影,燃烧着的灵魂,真的是你吗?海马的内心剧烈的动摇着。

世界仿佛静止了,一切的声音全都渐渐远去。

这样的决斗,除他以外,还能有谁?

红色的眼注视着自己,千年一瞬,或许就是这种感觉。在那双眼中,有着太多的东西……

思念,喜悦,痛苦,留恋,哀伤……凝结在一块,却不知哪一种比较多……

然后,在海马仍在发愣的时候,少年移开了视线,转过身,离开了。

抛下不知所措的矶野,海马转身追了上去。


这算什么意思?这算什么意思!?这算什么意思!!!
在我决定放弃的时候,你又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然后现在又准备这样一声不肯的离开,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暗!!!

穿过长长的廊道,海马终于在尽头拦截住了正准备离开的暗。
拉着暗走进一间无人的房间,海马顺手上了锁。
注视着海马的举动,暗的声音幽幽的传来。
“海马,门锁对与灵魂是没有什么用的……”
海马的手明显一僵,随后是几不可查的颤抖。
猛地回过身,海马几近粗暴地将暗压在墙上,脸上的表情不知是愤怒还是悲哀。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暗只是沉默。
“我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海马咆哮着。
低下头,暗依旧沉默。
海马伸出手,抓起暗消瘦的下颚,唇重重地压了上去。
此刻,这个吻,是两人宣泄所有的感情的唯一方式……唯一的……
直到喘息在空旷的房间中响起,两人才微微分开。
“真的是你?”紧拥着怀中的身躯,海马颤抖着问道。
“吻过了以后才问不觉得太迟了吗?”暗轻笑着。

很长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有开口。

然而时间依旧流逝着。
指针渐渐向十二点移动着。

轻轻地推开海马,暗背过身。
“时间到了……”
“我知道……”平静的回答,一切的颤抖都被掩埋在心底。
“你还会回来吗?”
“……不知道。”无法承诺连自己都不能确定的事。
“是吗……”
暗走向门口。“伙伴的身体拜托你了,毕竟我做了很过分的事。”
“我知道了。”
“那么……”万圣节,就要过去了啊……
“暗。”
“什么?”
“至少告诉我你这次回来的原因……”
转过身,金色的光辉从暗身上浮起,该回去了啊……暗抬头看着墙上的时钟。
游戏的身躯慢慢地滑坐在地上,暗的灵魂脱离了肉体,变得越来越透明。
萤火虫般的光芒渐渐的消逝在空气中。
就在海马以为得不到答案的时候,暗还是开口了。
“因为只有和你的决斗,我不想让给任何人……”
展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暗走上前,用虚幻的身体轻吻了海马。
“我在冥界,等你回来……SETO……”
留下这句话,暗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空气中。

时钟,指向十二点。
万圣节,已经过去了……

伸出手遮住双眼,却仍然止不住泪水的滑落。
“真是任性的家伙……但是,我答应你。”


梦幻也好,虚无也好,然而一旦承诺,那便是真实……至少,对自己而言……

万圣节已经过去了,但我们一定还会再次相见的,一定……



尾声

冥界――
“王。”
“马哈特啊。”
“是。您见到赛特了?”
“嗯。”
“那么……”
“我知道,我会履新我对奥西里斯的承诺。”
“但这样,您将再次沉睡百年……为了这次相会,值得吗?”
“马哈特,这是我的选择,我不会后悔的。”
“……属下明白了。”
“而且……”
“而且?”
阿图姆微微地笑了,不再言语。


与其独自一人渡过百年的时光,我宁愿沉睡,而当我再次醒来之时……

“暗……”

将会是我们再次相逢的时刻。


end


后记:
啊~~~我果然还是喜欢这种砂糖式的结尾~~~暴~~
迟到的万圣节贺文,但是玲珑啊,作为你的生日礼物可是没有迟到哦~~~~~~
本来打算昨天写通宵的,结果为了培养感觉重看游戏王的动画,结果开着电视一觉睡到天亮|||(早上还给瑞贝卡的声音吵醒………………ORZ)
白天倒是写了一整天,啊…………我的论文||||我要来不及了T-T
没有变成熊猫,但你也要回礼哦~~~奸笑,放心,你有一年的时间慢慢的准备~这次的要丰富一点哦~~嘿嘿嘿~~~
文笔嘛…………我就这个水准,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反正就这个等级了|||
你再要求也没用。
其实当初的目的是想用图混过去的,因为好久没有灵感了,结果前几天不停的做梦,虽然和游戏王都没有关系,但是却突然有了灵感(不过貌似是从英文课里来的……)
万圣节,其实是往生的灵魂重返人间的日子,恩,和中国的重阳节差不多。但是中国的鬼只是回来晃一圈,西方的鬼却是要找活人附体的。人们化妆的目的是让鬼以为自己已经“名花有主”了,然后就不会被俯身了~不过为啥要这样呢?难得的好机会,多美好的节日啊~~浪费了岂不可惜?笑。
看到千山的贺图才猛然醒悟“要死,今天居然是万圣节……”然后开始动笔。啊~我的效率真高~~~哦呵呵呵呵~~~汗死……我在花痴不要理我||||
以上,就这点废话(虽然貌似不是一点|||)
最后,玲珑生日快乐~~~~~^0^

Aria
Sunday, November 06, 2005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1. lxGwGEgrGOKHcfbyX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lamyfox.blog108.fc2.com/tb.php/183-671bc293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闲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