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YGO/隐海闇]GX刺激后产物――社长篇

2008年08月09日 00:52

真的只是刺激到了而已
因为那时候漂白女帝的一张清冰白夜龙= =
龙族啊,永远是其沙拉姐姐最高啊!!!!T-T
“万众期待的决斗怪兽卡,近期又将推出新作!白夜的守护者,冰河的巨兽――Blue ice white Dragon!新的卡包――白夜幻想,XX月XX日发售,敬请期待!”
“啤――”
海马关上电视,闭上眼睛到靠在皮质沙发的靠背上。

“青冰的白夜龙……吗?”
伸手拿起茶几上的红酒,举到眼前,却又再次放下,酒红色的液体在精致的水晶杯中摇晃。
起身,来到书桌前,茶色的桌面上,金属的手提箱闪着清冷的寒光,海马伸手抚摸着箱子,熟悉的手感,寒气透过指尖,传递到心底,却是阵阵温暖――那是信赖的感觉。

一阵轻微的颤动从箱子内部传来,海马凭借密码打开了箱盖,箱内,三张青眼白龙的卡片正闪着悠悠的白光。
“奇沙拉吗?”

随着海马低沉的声线,白色的光辉渐渐汇集到一点,缓缓地化作了一个纤细的身影。

“是我,赛特大人。”
长长的白发在空中飘动,苍白的皮肤上映衬着幽兰的双眼,白龙的精灵在跟随了千年的主人面前,幻化成了原本的模样。
犹如最清冷的寒冰,却又如同最炙热的火焰,两双苍蓝色的双瞳穿透时间的界限,互相对望着。海马默默地注视着面前的女孩,而奇沙拉只是浅浅地微笑。
两人都没有开口,就这样静静地保持着这份沉默。
最终,还是奇沙拉率先打破了这份沉默。
“赛特大人现在所想的我都明白。”
闻言,海马合上眼。
“不用说了,无论出现什么情况,只要在我手里,你永远都是最强的。”
“我知道。”银发的精灵轻笑着漂浮到海马面前,“但事实上我已经不再是最强的了,这样也不要紧吗?”
“哼!”褐发的男人发出一声不噱的声音。而这反映,只是让白龙的笑容更加明显。
“赛特大人变了呢。”
海马睁开眼,注视着飞到落地窗前的卡组精灵,这眼神很明显在说着‘我能有什么改变’。
冲着窗外树梢上的小鸟挥了挥手,奇沙拉回过头。“因为赛特大人从前总是认为不是最强的就是杂鱼啊。”
正在喝着红酒的男人明显的僵硬了一下,之后,像是为了掩饰狼狈般,仓促地喝了几口杯中的液体,这才再次抬起头。
“你永远不会在这个范围中!”
“呵呵。”白龙女笑得不停地轻颤,为了主人这份难得的窘迫。
回荡的笑声慢慢地停下了,奇沙拉眼中的笑意渐渐地化作了一份真诚。
“我从来不曾在意我是不是最强的,对我而言,这份力量的存在只是为了守护我所爱的人们,因为这一点,我才会存在。而且,无论我是否还是最强的,赛特大人都不会抛弃我,不是吗?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可在意的呢?”
海马定定地望着面前的灵魂,这个同样追随了他千年的灵魂,缓缓地点了点头。

灵魂的契约,历经了千年的洗礼,早已变得更为的坚韧。

力量,已不再是连接彼此的唯一纽带,早已不再是……

神圣的气氛慢慢地散去了,奇沙拉的眼中再次变回了促狭。白色的灵魂之光化作夏季萤火虫般的光点,从少女的形态飘散至空气中,白龙女的身形渐渐地开始模糊。在完全消失之前,奇沙拉不经意地丢下了一句让听到它的人再次沉没的话语。
“就像您所守护着的那位法老~即便他不再是决斗王,即便您总是惨败在他手里~您也照样爱他~不是吗?呵呵,呵呵………………”
银铃般的笑声在空旷的房间内回荡着,始作俑者已经消失在了空气中,只留下那位想发作却找不到对象的社长,独自对着屋内点点的荧光,咬牙切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1. aria | URL | -

    No title

    请相信,我只是单纯的在挖坟而已……不是用来勾引任何人的……
    话说看着自己的文笔,觉得真的是糟糕到无语的地步
    很多语句根本就是语法不通………………
    话说就算真的勾引上来了,也无所谓啊,反正很多元老级的都在回归,你也算元老级的了,一起回归也好啊,奸笑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lamyfox.blog108.fc2.com/tb.php/187-724067eb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闲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