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回首 海阔天空

2008年12月12日 15:21

今天在群里向亲爱的吐糟,都是她不好,一篇网游文又害我想起当年在毁灭的时候的事情了
其实想起来有点悲哀
想起在微辣的日子,明明应该有很多开心的有趣的欢乐的事
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开心的却只能记得一两件
而更多的都是最后解散前两个月里的无奈和伤感
果然还是坏事比较让人容易记忆深刻吗 无奈地笑

其实有时连我自己都会觉得自己真的是个超级绝情 没心没肺的家伙
尽管嘴里说有多爱多爱当初的工会
可是今天在我回忆的时候,差点连工会的名称都记不起来了
是不是真的很差劲?
离开是必然的,真的很累,
反而是听雪,绝,这两个名字依旧记忆犹新
我不敢说当初自己没恨过那个工会那个人
但是现在回忆起来,恨意早就散了
觉得自己真傻,不就是个游戏
想通的刹那,剩下的或许只有无奈

我从来就不是个擅长记名字的人,更别说他们那串花花绿绿的ID
会长的ID还好,叫宝宝可爱,虽然还有一堆的符号,不过大家都习惯叫她宝宝
宝宝的号都叫宝宝可爱,区别只有前缀的符号,但是我一直都没搞清楚过哪个是哪个
宝宝很可爱,工会聚会的时候也见到了真人,有点婴儿肥的可爱小姑娘,
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她在游戏里玩的是血牛骑士,激动起来的口头禅就是骂 麻痹
她家老公大宝,印象中2年我基本没跟他说过一句话,他留给我的印象就是标准的CK
沉默,彪悍,可以一个人抗下一个工会在最后一刻刷下城的BBCK
宝宝和大宝在现实中也是情侣,
虽然他们小两口经常闹矛盾,吵架,冷战然后再和好,只要他们一吵,会里就是标准的低气压
但是宝宝其实还是很关心会里的,平时刷道赚钱养工会,我自认做不到那么努力
然后是kiss小奕,雷雷和纸鸢。
小Y和纸鸢是我们的同盟工会,工会名字我真的不太记得了,只记得会徽是个粉扑扑的蝴蝶
为此小Y经常被我们TX,不过好在他也算半个同人男
纸鸢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女生,我们都爱叫她鸢鸢,她管小Y叫哥哥,小Y其实也挺疼她的。
鸢鸢在论坛很出名,灌水发帖很多人都认识她,我们经常在天津城玩你追我追的游戏
还无聊到开过boss相亲会,6只硕大无比的宠物PP聚在一起还真是很壮观
小Y嘴很贫,每次都喜欢调戏人,不过总体还是个很可爱的家伙
雷雷是他老婆,不过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有点复杂,我也一直没搞清楚过。
小Y很擅长抓苦力,他人脉貌似不错,不过深更半夜任凭你人脉多好还是抓不到几个人
于是我就经常被他拖去做死死团候补一起去打GM开放的超级变态boss
一般的组合就是雷雷开rmb法师火力,小Y开骑士或者AB挡怪,鸢鸢双开铁匠和M4补给辅助,我则是开贤者放领域
每次小Y药水用完我们就灭团
死回去然后继续死回来虐boss 或者被boss虐
我进微辣认得的第一个人应该是小Y,不过那时候他开的是雷雷的法师男号,那个号名字很好记,雷藏
据说这个号是他买来的,估计又是个莉娜因巴斯看多的人起的。
首都南门是boss区,因为大家都爱去那里丢树枝,然后召唤出一堆不明生物然后越积越多直到服务器重启
我那时候是个新手菜鸟小白,然后升级直接去了南门
结果小Y和他几个损友正在南门地板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混小子的开场白
“美女婚否?有家室否?给泡否?”
要不是因为是网游我估计我当时会直接给他一个白眼
然后因为这句话害我对他印象深刻
聊了一阵子直到他们招的怪一刀秒了我,当时也没在意,连好友都没加想着萍水相逢好聚好散
后来我混了一阵觉得无聊,跑去首都刷喇叭大喊有没有工会要我
结果小Y跑来了,他说他的会满人了,问我要不要去宝宝的会,
宝宝来了问我 MM我们是GVG会,只有打GVG才能留下,你肯不肯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还真是热血沸腾,答应的很欢乐
于是在WL我收到了第一个工会邀请
可能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一种有家的归属
想起第一次GVG,我积极的像个白痴,什么都不懂,
为此还特地在战前把首都5逛了好几遍为了熟悉地形,上网查了一堆的攻略教程
其实那时候的我菜的连自己有啥技能都没搞清
然后宝宝给我的任务是守华丽丢夹子,我在华丽铺地板,发现自己还真是哪里都是地板命
因为夹子是不分敌我的,还夹到过好多次自己人
最小白的是我还因为认不得同盟对着一个冲进来的骑士猛丢夹子
因为骑士AGI不高所以一直跑不掉
最后对方无奈地对我喊 MM我是自己人别打
后来稍微会玩了点就开始带着属性箭到处做苍蝇
穿着猫鞋带着狂暴妈妈头饰拿着火狩夹子,到处抓隐藏的ck
记得又一个冲门的骑士在GVG结束后很无奈的对我说 MM你打我都是1 1 1的血
我记得当时我笑的很灿烂 我回答他没关系,我只要拖住你就好,本来也就没指望打死你
195的攻速,被我连着的QS跟被M4上缓速差不多
后来时间久了,渐渐熟悉了GVG,虽然依旧废柴不过好歹也是个号
玩过炼金为了工会拼命打材料做药从海洞一直欺负到兽人洞
练过牧师虽然操作菜的大家都懒的吐糟我
练过流氓到处扒人家衣服扒人家武器然后跑别人城里去偷窥最后被别人打回复活点
练过铁匠整个一精炼狂为了砸一双+10巴基力鞋虐了1周女5还砸暴了幻幻的圣衣只得满城的找人收
练过舞娘双开在华丽大门跳整整2个小时的舞卡到要死然后结束跟着大家一起在频道里骂GM01一定又在用服务器看毛片

突然觉得其实欢乐的事情自己还是记得不少的

唯爱露和樱花法师,是在那个SF里对我影响最大的两个家伙
樱花应该是我进毁灭认识的第一个人
认得他是因为GVG这个没AGI的法师总是踩我的夹子然后对着我抱怨
后来熟悉了,
他会在群里跟我拌嘴,会对我丢泥澡浪费我马牌,会拖着我在boss区地板聊天然后被我引来的天波打成猪头
说对他没有好感是假的,但是也仅仅是朋友间的好感
我是个很容易被气氛感染的人,虽然未必会表现出来,
但是相对的我也是个迟钝的人,虽然有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装傻还是真傻
樱花跟我认识的时候,貌似正在跟自己的女友吵架,
我那时的个性也可能真的很鸡婆吧?记得那阵子开导了他好久
虽然最后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是分了
那一阵樱花跟我走的很近,两个都是低转的玩家,猎人比法师好混一点
基本他升级都是我在拖
我没有恋爱过,也不知道恋爱是个什么感觉,比起要个情人,我更想要一些知心的朋友
樱花比我大,其实那阵子我真的把他当哥哥看
有交换过手机,因为他是台湾的,所以用繁体,
我的手机不能看繁体,句子总是好多乱码,基本都是玩的我猜我猜的游戏
回忆起来那阵子应该是我在微辣过的最开心平静的日子
第一次冲突是我同学幻幻被我拖来玩。
因为我和幻幻是一个寝室的死党,从第一个网游开始我们就是一起混的
因为只有她的机器能上网,所以游戏里一直是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后来我走读终于能一起玩了于是我拖她去了微辣
是我拖来的人,我自然不可能把她丢那里自生自灭
所以就不像以前那样成天跟着樱花到处打混
说起来樱花应该是个老玩家了,RO官服的过来人
因为私服一切从简,所以很多任务流程都给省略了
他不升级的时候很爱拖着我四处跑地图,带我这个官服盲看了很多有趣的任务和bug
幻幻来了我跟着他的时间锐减,其实SF的法师,也没弱到真的要我带,而且那时候他的转数已经不低了
我不陪他他虽然没说什么,不过隐约应该是不高兴了,虽然我那时并没有在意
说实话,其实我也有点隐隐的感觉到了,说我故意疏远他也不能算错
真正爆发是我跟唯爱露结婚
唯爱露是入会后一阵子才认识的,最初也不算熟,也就在会频里说过几句话
不过介于我的夜猫子体质,总能跟他遇上,
夜晚会里很冷清,我又是个话痨子,有人一起打P其实还是很开心的
我很清楚记得那天是凌晨2点,俩个冲级冲到无聊的人开始闲扯
然后扯到结婚系统
其实当时我真的没想那么多,只是纯粹的对那个系统有兴趣
然后他提议问要不要去结婚玩玩,我想也就游戏,所以说 好
两个人还煞费其事的开小号先试验了一下,因为SF的结婚系统据说有bug,而且无论成功失败都要全F公告
我们说不想丢人,所以先试试看
结果还真的被bug卡住结婚失败
后来去网上查了一堆的资料,才开着大号跑去
然后两个人就莫名其妙的结婚成了夫妻
后来才知道宝宝管他叫大哥,我就莫名其妙的被会长喊成了大嫂
很多时候我们经常嘲笑电视剧狗血,但是当狗血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就一点都笑不出来了
其实樱花也是夜猫子,一般深更半夜陪我聊天的都是他
但是那阵子他因为工作原因外加过年,所以飞回老家去了,几天没上
我跟唯结婚的事情不要说会里本来没风生,连我们自己都是心血来潮,所以根本没人会想到
然后过完年樱花回来了
他跟往常一样回来第一声招呼是跟我打的
我本想第一个跟他说我结婚了
结果打字慢了一拍,会里的人抢先了一步
其实那人也没恶意,只是纯粹的调侃 他对樱花说 别喊的那么亲热,冰现在是人家的老婆了
我没料到樱花反应会那么大
他先是沉默,然后突然就暴走了,用很愤怒的口气问我,为什么要嫁给唯爱露,为什么不告诉他,为什么结婚不找他
其实我当时真的一下子闷了
我虽然隐约觉得他跟我走太近,但是我想到他现实中有女友,我也不想做什么白烂的招人骂的角色
何况我也说了,我当他是哥哥,我也根本不想找情人
事后我被幻幻训了,她说我迟钝,男人的心思无外乎那么几点。
现在回忆突然觉得自己变了好多
从喜欢温柔安慰人到变得像现在这样尖酸刻薄?
或许经历过了很多事后,人真的无法再保持原有的天真了
虽然我也经常会想如果当初我别那么多事,或许最后也不会闹得大家不欢而散
有时觉得自己真的是个祸害也说不定
然后樱花就和唯爱露对上了,见面没话,开口也都是火药,我在中间夹着所谓两面不是人
说实在的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脾气的人,我会安慰人不代表我没脾气
当时我也很怒,起码我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什么
可能是家庭教育的问题,外加个性使然,对着唯喊老公已经是我肉麻的极限了
我做不到被人包养,也没那个兴趣,我依旧自己冲转,自己打钱,自己收装备,
即便是唯替我收,事后我也没有苛扣他钱
就像我说的,我当时感兴趣的是系统而不是人
唯跟我关系挺好,毕竟游戏里大家老公老婆的喊
但是我还是那句老话,我只是想开开心心的玩游戏,我并不想把线上的感情发展到我的生活中
虽然现在想起来我最后那阵子对唯爱露的态度其实很差
因为工会的事情让我整个心烦
外加他有发展到现实的想法而我因为樱花的事情已经杯弓蛇影所以整个避着他
其实在游戏里他一直对我很好我们甚至没有超过架
我不开心的时候他也一直会安慰我虽然他跟樱花两人见面时的气氛一直让我很头痛
他的圣骑士一直都很可靠,我还记得他经常在群里耀说一个AB打他然后被反射一起出门然后被大家一起吐糟
我也记得我蹲点刷女5砸好+10巴鞋送他的时候他有多开心
我是宠物控发誓要抓边WL一切可抓的怪
于是抓女武的时候因为要双开而猎人抗不住于是总是抓他做苦力
外加认得我的人都知道我rp出奇的诡异
抓宠不是瞬死就是钻地要么就是把boss秒了或者变波利
记得工会的第一大奸商曾经无聊跑来看我抓宠最后看到无语问我要不要他替我抓结果被我一口回绝
然后奸商继续蹲地板看戏唯继续苦力
还有就是情人节任务去恐怖的死亡boss岛打草,我做了巧克力给他他想回礼
结果号没转对转了炼金打绿草就看到一串的miss最后很委屈的找我哭诉
其他还有很多很多的小事
本来以为自己都忘了,结果发现原来还是都记得的

毁灭称霸首都5很久,算得上是WL里数一数二的非RMB工会,
WL里GVG只开了首都的五个城,除了首都5以外都是不设限制的
无是我们的同盟也是WL里比较大的一个RMB会,毁灭很多人都是无和这边两头跑的
RMB战士一向是非很多,所以其实无那边貌似也挺乱的,跟其他剩下的rmb工会一直冲突不断
只是那阵子毁灭这边还算太平

听雪的出现是一切的开始。最初大家注意到的是一个叫做绝的骑士,彪悍到无与伦比的程度,经常单独一个闯入首都5杀翻我们一片人,虽然他的操作的确也不容否认,但是玩过ro的都知道,就算是SF,骑士也向来都是能抗不能打的职业
后来大家说因为绝用了bt装备,也有人想GM抗议过,但是GM都没有理会
其实绝也是个rmb战士,只是很少会有rmb战士买那种对rmb战士来说没啥威力但是对非rmb来说很难扛的鸡肋卡
然后绝就站在制度的灰色地带,一个人掀翻了整个首都5的平衡
接着就是一片混乱
无论我们防守的多严密,人数多么众多,绝总有办法一路冲进来
后来他换个几个职业,最无言的是他连猎人都人能刷下华丽
后来几个看不下去的工会人直接开了rmb号,利用bug跑去首都5帮忙防守
结果被听雪的人看到,一个截图贴到论坛,最后吵得沸沸扬扬
然后本来开开心心的gvg,开始变成了每周例行的吵架大会 打之前吵,打的时候吵,打完继续吵
从公频吵到喇叭再吵到论坛
小Y因为帮着毁灭说了两句话结果被GM封掉了论坛版主的ID 理由是版主不能有任何个人倾向
看论坛的吵架贴,其实我有时候隐隐觉得真正开战的其实是服务器里两大对立的RMB工会,绝在另一个我不记得名字的rmb大会里也有号,毁灭和听雪只是他们纷争下被踢上台面的牺牲品
大家也不是没有团结过,那阵子GVG的上线人数多的夸张,可见大家其实还是很想守住自己的城的,毕竟城门的工会旗帜代表的并不仅仅是光荣,而是一种归属。
但是团结就能战胜一切果然还是只有小说里才有的乌托邦。
不管我们多么紧密的部署,讨论,训练,真正到了打GVG的时候,绝还是一个人一路扫荡
几次下来,大家真的心凉了

宝宝估计最后也累了,外加现实中和大宝貌似也发生了很多,大宝又是我们会的主力,而宝宝那阵子又得罪了小Y
一句话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宝宝以前也经常在群里吼着要解散要解散,但是那时候都是玩笑话或者是一时的气话
等她开心了就一切安好
但是这次她真的解散了 她说她累了
游戏和现实都是
虽然大家都说会里其实很多事都是大宝这个会长老公在打理,但是我觉得宝宝一个女生每次都要冲进敌方阵营带头冲门还要扛着一堆的敌人召唤 其实压力也不小
毁灭散了,看到名字边上再没有那个熟悉的最初被我觉得怎么都难看现在看不见了却突然无比难过的樱桃会标
如果说世界突然塌了,大概就是那种感觉
毁灭散了,喜欢GVG的去了同盟工会,剩下的一些则真的散了,没有了热闹的公会频道,突然让人觉得无比冷清

最后真的让我心凉的是樱花一声不吭地跳槽去了乐园,乐园是听雪正式发展成rmb会后开的分会
群里骂他叛徒,说他是间谍,是听雪乐园派来的卧底,我只好不吭声,毕竟在那种情况下,说什么都没用
虽然我努力告诉自己,只是游戏,他去哪里都是很正常的,
想想很容易,但是真的在城战的时候遇到他又是另一种感受
我带着伞蜥卡潜在他面前,我知道他也有狂暴妈妈卡所以能看到我
我开的是猎人的号,没有丝毫的威胁性,哪怕所有人都让开看着我打华丽,没有5分钟我也绝对打不破水晶
我那次去只想问他一声问什么 结果他一个火狩把我扫出来接着乐园的一个AB把我送出了门
我记得我当时很难过,M了他一句“如果这是你的选择的话”然后就下线了

我历来都是个很决绝的人,我没有拉他的Q,而是直接删掉了,清掉了所有他的短信和手机号码
至于GVG我想我也不会再打了,所以干脆连游戏都一起删了

过了几天我突然收到樱花的短信
虽然号码是陌生了但是满是乱码的短信也只有他会发来
樱花问我是不是真的那么恨他
我茫然了一下,因为几天没上线,脑子也稍微冷静了一点
我说我只是难过,还不至于到恨你的地步
然后他问我那你为什么丢我鸡蛋
鸡蛋是转数高了的老玩家有的声望系统 献花+1丢鸡蛋-1
虽然有点小影响但实际也不会有什么大好处除非很高很高
我从没有用鸡蛋恶意的砸过人,只有朋友间开玩笑我会丢一个鸡蛋再给一朵花
但是问题在于我连客户端都删了,所以根本不可能是我丢他
至于答案是谁我不用想也知道
我很少把号给别人,除非是非常信赖的人
所以知道我WL帐号的除了幻幻就剩下唯
而之所以给唯是因为他主动把他的号告诉了我我觉得只有我单方面很没诚意所以给了他我的帐号
我没想到他居然会开着我的号上线砸人
再下客户端估计起码要半天,我直接QQ上敲了宝宝给了她我的帐号让她替我把唯给T下线然后顺便改密码
我删游戏之前把唯借我GVG的装备还给了他 所以我对宝宝说改了密码后这个号就给你里面的东西都给你
然后愤怒的直接拉了唯外加退了公会群

其实离开后我也有反省自己最后的那阵子,唯应该是可怜的被我迁怒的主
可惜拉不下面子外加他最后一件事做的太过分,不然我也不会怒他怒那么久
现在想想他那时也是真的对我很好
虽然觉得他不会看见,不过还是想在这里对他说声谢谢
最近去他Qzone逛了俩圈,看这家伙在新游戏混的不错 祝福他下

宝宝,小Y,雷雷因为时间长了都没联系所以也就渐渐断了 樱花是那次之后就再没有过消息 不过我也不想去挽回什么
因为失去了的就是失去了,就算取回来也不再是完整的 可能我的想法比较偏激 这大概是蝎子的特质吧

把心都玩进去的游戏,一辈子一次就够了

写到这里突然觉得理解了 回首海阔天空 的含义
洋洋洒洒的写了那么多,看来这次是真的应该从那个阴影里走出来了
就像拉普亲爱的说的 这种回老家结婚的深沉一点都不适合我 笑

祝福大家在新的游戏里开始新的旅程,下次如果还有缘再见的话
希望那时我们都只是在好好享受游戏 仅此而已

by 冰晶雪舞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1. |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lamyfox.blog108.fc2.com/tb.php/236-6b55e9d6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闲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