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NF抽签文 漫游X红眼

2009年05月09日 16:25

于是这次活动,本人本着大无畏的无私精神,等着众人都抽完我捡剩下的,于是众人在抽签后,留了一个很有“爱”的cp给我——漫游X红眼……
于是果然不能指望这个家族的rp……你们给我记住……TvT

于是这次活动,本人本着大无畏的无私精神,等着众人都抽完我捡剩下的,于是众人在抽签后,留了一个很有“爱”的cp给我——漫游X红眼……
于是果然不能指望这个家族的rp……你们给我记住……TvT
——————————————————————————————————————

事情的起因其实无比的单纯。
某日,枪家老四闲来无事跑去鬼家老四的房间嗑牙——好吧事实上大多数时间只是某只奶喵的单方面发泄。话题聊着聊着转到了自家另一半的身上,然后,不知是哪里出了岔子,奶喵突然仰天长叹了一句。
“唉……我想看亚尔蓝受啊……怎么办……”——敢嚎得那么嚣张是因为某人事先知道今天只有蓝克里一个人留守。

鬼泣沉默地看着面前的某人一边妄想一边满地打滚,正在想着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突然一个翻身跳到面前的因刻洛墨达吓了一跳。

“呐,我说,如果我设计我家三哥去压倒你家三哥,你会不会不开心?”机械师一脸奸笑地看着面前的鬼剑士,出声询问道。

压倒是什么意思?蓝克里思考着。想了半天,最后缺乏某方面常识的小狗得出了结论——大概就是pk的时候输掉吧?

pk输赢向来个凭本事,不论谁输了都只能说是技不如人,他也不会因为这样怨恨路法尔或者自家哥哥。想到这里,蓝克里看着因刻洛墨达,摇了摇头。

“你不介意就最好了~于是帮我个忙~”机械师在得到鬼泣否定的答案后,笑得越发邪恶。“你一会儿替我写一份信我拿去给我家三哥,说你明天约他在月光酒馆见面~时间么……就晚上十点以后好了,啊,当然了你不用去~不过那段时间记得躲好别让老哥发现你~”

微微侧过头看着机械师,蓝克里不解——如果不要他去那为什么还让他把路法尔约去酒馆?不过最后他还是照办了。

抓过鬼泣写的亲笔信,这边完全陷入妄想的奶喵已经在盘算着该如何进行他的“伟大”计划了。
“恩,让人混乱的东西……暗城的奶酪貌似不错……不过那之前要把老哥的干扰发射器藏起来,小世界仪也要藏起来,亚尔蓝这边么我应该能直接骗过去,荨麻叶子我也很多……”

蓝克里迷茫地看着机械师一边嘀咕一边向着门边走去,门关上的最后一刻,奶喵又探过头最后关照了一句。
“千万别跟这两人说我设计他们!”——否则他的人生估计就到此为止了。




“我出去一下。”随口对正坐在客厅里的枪炮师和机械师招呼了一声后,路法尔哼着小曲走了出去。

看到漫游枪手走出门,因刻洛墨达一下从沙发上蹦起来。
“那个大哥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东西落在亚尔蓝那里了,我去拿回来。”
不等枪炮师有所反应,某个人已经一溜烟地冲出了大门。
“今天一个两个都吃错药了吗- -”看着两个弟弟先后消失在视线里,塞提克斯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精灵贵妇的酒馆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非凡。路法尔熟门熟路地跑到自己习惯的老位置坐下,向女侍喊了一杯葡萄酒。整个过程中,某人的脸上始终挂着一副说好听是开心,说难听是花痴的笑容,惹得端酒的少女比平时多看了他好几眼。其实女侍的反应路法尔并不是没察觉到,不过比起蓝克里主动找他“约会”这种事,形象那种东西根本不值一提啦。
慢悠悠地品着葡萄酒,路法尔眼角扫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过并不是他在等的那个。
亚尔蓝特克,鬼剑士家的老三,单手提着魄力惊人的巨剑正在决斗场边左右张望着什么。鉴于狂战士也是pk场里的常客,漫游枪手并未将他的出现放在心上,只是在估摸着一会儿的约会千万要避开这个整天护着蓝克里把自己当成假想敌的老母鸡哥哥。路法尔只是稍稍走神了那么一下,再回神的时候,原先的位子早已没有了狂战士的身影,于是某人也无甚在意,只当那是个小小的插曲,不再细究。

“11号桌,章鱼丸子一份~”随着话音,一盘散发着奶香的小食被放在了路法尔面前。路法尔疑惑地抬起头:“我并没有点过这个。”
手里抱着托盘的美女嗤嗤地笑了笑,伸出一只手指轻轻地点了点装着食物的盘子下面,随后转过身,一路轻笑着跑开了。
漫游枪手将盘子从桌上挪开,一张纸条赫然露了出来。纸条上只有一句话——“二楼尽头的房间,等你”。看到熟悉的笔迹,路法尔先是小小的愕然了一下,随即了然地一笑,一边摇着头一边小声地念了一句:“这个单纯的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这一套了?”三口两口解决了桌上的丸子,路法尔才起身向着通往酒馆二楼的楼梯走去——开玩笑,就算再急不可待,蓝克里点给自己的东西怎么能留在桌上便宜别人?


相较于一楼的喧嚣,酒馆二楼可谓是相当的清净,路法尔不禁再次感慨着索西亚果然是活了不知多久的老精灵,魔力当真是深不可测。踏上二楼的廊道,漫游枪手突然感到了一阵轻微的晕眩,抬手摸了下额头,路法尔暗称着是不是今天老板娘的葡萄酒特别处理过了,才一杯后劲就足以影响到自己这个老常客。

站在二楼尽头的房间前,路法尔强压下激动的心情,慢慢抬手推开了虚掩着的房门。屋子里没有点灯,整个房间沉浸在一片昏暗之中,只能透过月光与街上路灯的余光隐约分辨出个大概。空气里飘散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路法尔一时间也分不出究竟是什么的香味。床边的床上,显出一个侧卧着的人的轮廓,银色的发丝在微光的映衬下闪着淡淡的清辉。漫游枪手用猫一般的步伐轻轻地蹭到床边,隔着被子环上了对方的腰。
“蓝克里?”路法尔轻声呼唤着,然而回应他的只有床上之人浅浅的呼吸声。
睡着了么?枪手暗称着。“这可是变相的邀请哦。”微微咽了下口水,路法尔的手灵活地伸进了被子里,摸索了半天却没有找到鬼泣外衣拉链的位置,手下的触感更像是一件直接套在身上的紧身衣。
好吧随机应变也是一种情趣,路法尔认命地换了个位置,撑开衣服的下摆,将手伸了进去。肌肤相亲理论上应该是很美妙的一件事,可是路法尔今天总是隐隐地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又怎么都说不清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腾出一只手将蒙在被子里的人的脸转向自己,漫游枪手闭上眼睛慢慢地俯下身,刚想一亲芳泽,被子里猛然伸出一只血红色的鬼手,路法尔只觉得后领一紧,等回神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给从房间的一头丢到了另一头。
整个给摔闷了的路法尔满腹疑惑地瞪着床上的人。他不记得自己最近哪里的罪过蓝克里,犯得着这么对他?
床上的人摇晃了两下坐起身,伸手摸索着床边的矮柜,柔和的灯光慢慢地在屋子里亮了起来。


亚尔蓝特克一脸迷茫的神情环视着屋子,半瞌的眼睛显示着他尚未完全清醒。当朦胧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晰后,亚尔蓝看到了坐在墙边地板上,一脸惊吓状的漫游枪手。

两人相视无语了半天,最后爆出了同一句话。
“你怎么会在这里!”




“也就是说你是被不知道什么人给弄晕了丢在这里的?”漫游枪手觉得自己的头上隐约有着一个红红的十字路口在跳动。
“但你手里的字条很明显是蓝克里写的。”鬼剑士看着枪手递过来的纸条。自己弟弟的字,他自认还不至于认错。
“可是我实在想不出蓝克里会这么整我的理由。”
“他如果看你不爽会直接无视你的。”亚尔蓝凉凉地说到。路法尔虽然很想怒吼‘别诅咒我’,但还是不得不承认亚尔蓝所言属实。
那到底是谁暗算他们两个……
‘喀喇’
一声轻微的撞击声从房间的墙角传来,狂战士与漫游枪手微微对了一下眼神,俩人不动声色地假装都没注意到方才的动静,突然狂战士伸出鬼手一把抓向方才有动静的方向,漫游枪手则是默契地跳向门边堵住了出口。

一阵混乱过后,漫游枪手看着碎了一地的窗户碎片,出声问道“跑了?”
鬼剑士沉默地用力握着手里的东西,路法尔几乎听到了咯吱作响的声音。走近一看,红色的爪子中,是一个带着螺旋桨的长着一张蠢笑脸的金属机械圆球。此刻这个圆球一边在绿光中忽隐忽现,一边拼命挣扎着想要从禁锢着它的怪兽手中逃脱。

两人沉默,沉默,继刚才的同步之后,再次爆出了一句共同的怒吼。
“因刻洛墨达!!!!!!!!!!”




另一边,单肩背着个包裹的机械师正在鬼泣的房间里做最后的恳求。
“蓝克里你一定要拖住你家三哥和我家老三不然我就死定了你千万不要忘记啊我先逃了有命我们再见面吧拜拜咯!”

目送着仓皇出逃的因刻洛墨达,蓝克里默默地点了点头——尽管对方早就不在视线之内了。
仰望着天上微微泛红的新月,年少的鬼剑士转身关上窗。

夜深了,大家晚安。


end

于是爆字数- -从最初定义的300字变成了3000字TvT
我要看土啊啊啊啊,你们剩下的呢!!!泪奔而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1. —— | URL | -

    机械同学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lamyfox.blog108.fc2.com/tb.php/244-0ac7defe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闲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