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大枪X白手]冰心 (5/18日更新)

2009年05月18日 00:52

还是忍不住挖了正篇的坑……因为外传卡在了H处(被打)
虽然事实上这个坑的豆腐已经写完了,不过鉴于剧情还没写到,所以暂时藏在硬盘里了……
同时开挖的还有个浅栖的……时间先后顺序请按照地图等级来看……
这些可以带入外传,但是请别把外传带入这里……以上
你可曾听过冰心的故事?那是图班族里流传的一个古老而又悲伤的传说。
相传,凡是在冰龙斯卡萨居住的雪山上逝去的人,他的灵魂会被邪龙的魔力所禁锢在世间,无法回归冰雪女神的怀抱,而他的感情将会随着漫天飞雪一点一点地从内心消失,最后只剩下一缕亡魂永远徘徊在那片苍茫的冰雪世界。

卡诺恩慢慢地睁开眼睛。
太阳还尚未升起,窗外除了一片昏沉沉的暗外,再看不见什么其他东西。不算猛烈却也绝对称不上轻柔的山岚夹杂着点点雪子,忽轻忽重地砸在结了一层薄薄冰霜的玻璃上,敲击出一阵阵嘈杂而无规律的轻响。

伸手拉开温暖的被子,床上的人撑起身向着床沿挪动了一下,旅店的中古木床随着剑魂的动作发出一系列刺耳的嘎吱声。

“……卡诺恩?”身边的床铺上传来一声含糊而沙哑的询问。浓重的鼻音昭示着声音的主人尚处于清醒与沉睡间的迷茫地带。
“抱歉,吵醒你了。”卡诺恩略带歉意地朝着自己室友所在的方向点了一下头,虽然在一片漆的屋子里这么做完全没有什么意义,但良好的教养还是让面前的男子本能地动了一下。

柔和的灯光出现在剑魂对面的床边,点亮室内唯一光源的是一个与剑魂年纪相当的青年,青年身上套着墨绿色的背心,银灰色的短发在光线的映衬下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浅金色,与衣料同色的眼睛朝着卡诺恩的方向望过来,眼神的焦点由朦胧一点一点地凝聚起来。

“怎么了?这么早就醒?”低头瞄了眼放在矮柜上的手表,银发男子打了个哈欠,将散落在额前的刘海向着两边分了一下。

卡诺恩略微迟疑了一下,但是在对方探究的表情下最终还是开了口。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什么样的?噩梦还是美梦?”
“谈不上好坏,只是梦见了一片雪原,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的雪原。”向着窗外雪山的方向望了一眼,剑魂回过头。“梦里还有一个男孩的声音,不断说着『我想回家』。”
“厄……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梦还挺恐怖的……”听完陈述,剑魂对面的男子装腔作势地抖了一下。
卡诺恩习以为常看了他一眼,从椅背上拿起外衣开始穿戴,随后走向了斜靠在墙边的巨剑。

等卡诺恩转过身的时候,方才还赖在床上的男子此刻已经衣着整齐地站在了他的身后。比剑魂高出足足半个头的修长体型无形地昭示了对方天人的血统,而他背后所背着的漆色炮管则表明了他的职业——精通各类重型武器的枪炮师。

“你要去晨练了吧?”塞提克斯看着整装待发的卡诺恩,得到了对方肯定的答复。
为了控制左臂的卡赞侵蚀,鬼剑士们都必须不断地锻炼自己的意志,不同于同众多鬼神签订契约的鬼泣与放弃视觉作为代价的阿修罗,剑魂在外表上可以说是最接近普通人的存在,然而套在左腕上的校正器在帮助他们抵抗侵蚀的同时,也会带来普通人难以忍受的煎熬,为了忍受左臂发作时带来的痛楚,剑魂们必须每日不停地锻炼,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如若不然,等待他们的只有崩溃的末路。

提起丢在床边的旅行袋,枪炮师将放置在外的物品一一扔了进去,然后开口。
“那么我先去准备一下今天冒险需要的物品,一个小时后我们在城里的武器店门口集合,没问题吧?”
“恩,我明白了。”冲着自己的队友点了点头,卡诺恩踏着稳健的步伐走出了房间。

————————————————————

“你说你们要上山?”奥卡尔看着面前的两个青年,深深地皱着眉。“你们以为那是什么地方?这座山是我们班图族的圣地,岂是你们这些外来者想去就去的!”

看着面前怒目而视的班图族副族长,塞提克斯与卡诺恩面面相却。两人从冒险者协会接受的任务是一份收集野兽皮毛的悬赏,一个月的东奔西走他们几乎已经搞定了清单上的大部分品种,最后剩下的就是有着美丽蓝色条纹的雪虎皮毛。然而放眼整个阿拉大陆,雪虎唯独只生活在这片终年冰封的雪山之上。
任务上特别注明,必须收集齐所有的物品才算是达成契约,缺少任何一样物品,都意味着雇主绝不会支付哪怕一个铜子。

塞提克斯烦躁地在旅馆的房间里来回绕着圈。如果放弃,就意味着他们这几个月来的努力全都付诸流水;而若是偷偷上山,搞不好会因此而得罪整个班图族。为了一份委托而开罪一整个部族,尤其当这个部族男女皆是优秀的战士的时候,抉择就变得尤为的艰难。

看着枪炮师在房间里绕了二十余圈却仍未有停下的趋势,卡诺恩不得不移开视线免得最后被他转晕。
“我看还是放弃吧。”剑魂淡淡的说道。
“那这么一来我们3个月的奔波努力不就全都化为乌有了吗?”枪炮师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剑魂。
卡诺恩抚摸着巨剑,表情平静的看着枪炮师:“可现下没有任何解决方法。况且硬闯和偷渡都不是一个战士该有的行为。”

“年轻人很有原则啊!”门外传来一个粗旷而豪迈的声音。塞提克斯走过去拉开门,门外站着一个魁梧的男人,尽管他的体态已经因为年岁的关系而有些发福,但是依旧可以看出他过去一定是个叫勇善战的勇士。
“我是班图族的雷诺,听说今天在奥卡尔那里碰了一鼻子灰的两个愣小子住在这里,所以顺道过来了一次。”
并没有在意雷诺话语中的嘲讽,卡诺恩不卑不亢地问道:“请问你找我们有什么事情?”
雷诺的眼神透露出赞赏的神色,看来他并没有看错,这两个年轻人应该值得他委托。
“如果我说我能帮你们上山,你们是否相信?”
塞提克斯站到卡诺恩身边,双手环抱在胸前。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阁下有什么条件请明说吧,如果在我们能力以内且风险和代价相符,我们会考虑。”
“够爽快,我最喜欢跟你这种娃娃打交道了。”雷诺大笑着拍了拍塞提克斯的肩膀,卡诺恩看到枪手脸上几不可察地抽搐了一下。
笑过以后,雷诺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最近我听到传闻,很多人都说在夜里听到从雪山上传来男孩的呼唤。”
枪炮师悄悄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剑魂,用眼神诉说着‘这不就是你今早的梦吗?’。
雷诺顿了顿继续开口道:“我与村里的巴尔雷娜说起,她很激动地说那是她失踪的孩子,如果不是大家都再三阻拦,她可能早就孤身上山了。所以我希望你们能上山探寻一下这呼声的究竟,也算是了了巴尔雷娜的一片苦心,你们看意下如何?”
塞提克斯与卡诺恩互看了一眼,后者轻轻地点了点头。塞提克斯转过身面对着雷诺:“我们可以帮你,但是我们并不能保证一定可以找到什么结果,毕竟这个委托本身就太过飘渺。如果你一定要强求只能请你另寻高就。”
雷诺理解地点了点头。
“我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我只希望你们尽力而为,如果实在无法办到,那也只能说是冰雪女神认为还未到应当真相大白的时刻。”
“那么成交,请问我们什么时候能上山?”
“跟我来吧,在族中我也算是元老了,这点面子奥卡尔应该还是给我的。”




“好吧看在雷诺和巴尔雷娜的份上,我允许你们上山。”奥卡尔冷着脸,“但是你们必须证明你们的强大,我们班图族无论男女都是勇猛的战士,弱者是不被允许踏上这片神圣的雪山的。”
“那我们要如何证明我们的实力?”塞提克斯问道。
“你们只要沿路打败所有驻守在圣地的勇士即可,这是最直接的让众人承认你们的方法。”奥卡尔高傲地说道。“想要放弃就趁现在。”
雷诺拍了拍两个冒险者:“年轻人,想要得到些什么总是要付出些代价的,不是吗?”
塞提克斯坦了口气,他怎么有种误上贼船的感觉……转头看着边上的剑魂,别人不知道,他却明白的很——这条规矩正称了某个决斗狂的意,某人早就已经跃跃欲试了。


“拉比那哥哥是族里最强的战士,你们要是能打败他,敏太的酒以后就随便你们喝!”带着兔耳帽子的可爱小姑娘说起自己的哥哥一脸的自豪,雷诺笑着抱起女孩,转过身对着俩人说道:“这里就是上山的道路,雪虎大多生活在山腰附近,我们就送到这里了,祝你们好运。”



“我说,你其实很兴奋吧……”塞提克斯看着不知第几批拦在面前的班图族战士,再看看站在身边屏息凝神的剑魂,最终无力地扶着额。他只想打几只野兽弄两张皮回去而已,为什么会演变成这么累的结局?

“我是雪崩拉比那,班图族的第一勇士,你们能走到这里证明你们已经有了超过一般人都勇气与力量,请接受这最后的考验来证明你们的确是值得尊敬的勇士吧!”
反正怎么说都还是要打就对了……好在听他的口气,这应该是最后一场了,塞提克斯在内心苦笑着。
向前跨出一步,卡诺恩做出备战的姿态,眼神坚定地盯着面前褐色皮肤的勇猛男性。
“出招吧。”


“果然不愧是雷诺大叔看中的人,的确值得我们班图族尊敬!”拉比那举起装满马奶酒的皮囊,向着卡诺恩抛了过去,剑魂接过仰起头一口灌下大半,随后将酒囊递给了身旁的枪炮师。看着塞提克斯用同样豪爽的动作将袋中剩余的烈酒喝干,四周的班图族战士都发出友好的吆喝声。
“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我们班图族的朋友,凡是雪山的子民都会用最热情的方式招待你们!”拉比那拍着腿,豪迈地笑道。

塞提克斯与卡诺恩相视一笑,班图族虽然基本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但是恶劣的环境并没有带走他们淳朴友善的天性,这依旧是一个善良的部族。

“雪虎就生活在这里往东5公里的地方,我们一族有规定:不得残杀幼崽;不得狩猎育雏期间的母兽;不得夺取需求以外的生命。希望你们也能严守这三点。今天太阳已经快落山了,你们就住在我们的营地明天一早再出发吧。女人们,去腾一个空帐篷出来,招待我们的新朋友!”


躺在火盆边,塞提克斯裹紧厚厚的毛毯,有一句没一句地同卡诺恩闲扯着。
“今天你应该打的很过瘾吧?”
躺在不远处的剑魂侧躺着没有回头看他,只是轻轻地“恩”了一声。
“跟你在月光酒馆遇到的那些相比,哪边更过瘾?”
“战斗的方法差很多,没什么可比性,不过气势上是班图族的战士更胜一筹。”卡诺恩静静地思索着,然后突然冒出一句话。“说起来我们两个从来没有正式较量过,这次任务结束我们比一场吧。”
闻言枪炮师只能发出一阵哀嚎。“今天都打了一天你还没过瘾啊……”
剑魂思索了一下:“那就过一阵再比吧,明天还要早起,睡吧。”
看着阖上了眼睛的卡诺恩,塞提克斯在内心苦笑着。
他真的很不擅长决斗,因为他很难控制如何让目标不是一枪毙命……





“……这里好冷…………我想回家……”

卡诺恩猛地睁开眼睛,暗中他看到身旁的枪炮师也坐了起来。
“这次我也听到了。”塞提克斯看着卡诺恩,俩人一起将视线移向了被白雪覆盖的山顶。


外面传来一阵嘈杂,俩人交换了下眼神后迅速穿戴完装备冲出了帐篷。雪地里班图族的战士们已经全副武装集结在了空地中央。

“发生了什么事?”枪炮师拉过一个班图族的战士问道。
“上山的前锋在山崖附近发现了斯卡萨的踪迹,我们现在正要去寻找这条邪龙。”男性战士丢下一句话后,握紧武器加入了部族的大队。
巴尔雷娜曾说她的孩子是被冰龙带走的,或许找到冰龙就能破解这一系列的谜团——想到这里,枪炮师对着正在集结人手的拉比那喊道。
“我们跟你们一起去!”


雪山的严酷不仅在于其终年呼啸的暴风雪,随着海拔的攀升,越往高处空气便越加稀薄,极度的缺氧残酷地考验着登山者的精神与意志。塞提克斯与卡诺恩跟随着这群雪山之子,在冰雪的世界里穿行。

“你说探子就是在这里看到过冰龙?”拉比那回头看着一个年轻的战士。
被询问的战士肯定地点了点头:“是的,就是在这里,但是他一个人无法继续靠近,因为前方是野生冰奈斯的巢穴。”
拉比那挥了下手,那个战士便退回了他在队伍中的位置。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lamyfox.blog108.fc2.com/tb.php/246-96407d47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闲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