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大枪X白手]浅栖之地(平坑)

2009年05月18日 00:54

跟冰心一起挖的正文的坑。(5/18日更新)(5/24日平坑)撒花
“你是说希望我们去浅栖之地寻找一个叫做摩根的老者,而他已经失踪了几个月?”
塞提克斯看着从面前高挑的暗精灵传令使手中接过的任务委托书,微微皱着眉。“虽然任务的报酬十分具有吸引力,但是我还是不得不提醒你——一个并没有多少战斗力的学者孤身前往那种危险的地方,而且这么久都没有回来,一般想来,他仍旧生存着的几率恐怕基本为零,即使这样你还是希望我们接受这份委托吗?”
暗精灵身边的白色巨兽扬起头,微微蹭了蹭主人的小腿,克伦特伸出手抚摸了一下被他呼唤为纳米恩图的坐骑。
“摩根他是为了寻找暗精灵传染病的源头才只身前往那么危险的地方,我作为女王的传令使,有这个责任探听他的下落。”暗精灵顿了顿,“……而且,在私人方面,他也是我十分重要的朋友,无论结果如何,我都想知道他的下落。”说到这里,暗精灵抬起脸,郑重地望着枪炮师。
“所以,请接受我的委托。”
“我明白了。”微微颔首,塞提克斯将委托书卷起塞入随身携带的包内,“一周时间,我们会尽我们所能的去寻找你朋友的下落,一周后,我会在这里告诉你结果。”
克伦特冲着枪手点了点头。
“那么祝你们好运。”




浅栖之地,事实上是阿尔法利亚地底那错综复杂的地下迷宫最为接近地表的部分,也是通向暗精灵世界的唯一入口。由于常年的战争与诡异的传染病,那片土地下埋葬了无数人类与暗精灵的尸骨。
塞提克斯与卡诺恩走在昏暗的洞穴内,警地留意着四周的动静。他们现在已经进入了浅栖之地的深处,这是个阳光永远也照射不到的世界,洞内的唯一光源是暗精灵们放置的散发着微弱幽蓝色光晕的球状魔灯,脚下的泥土松软而滑腻,散发着一阵阵腐败的气味,耳边是水滴从岩洞顶端落下的滴答声,偶尔有一两滴打在脸上,留下一片冰冷的触感。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卡诺恩紧握着巨剑走在塞提克斯的前方,枪炮师则紧紧的跟随着剑魂的步伐。
当走到一个转角处时,剑魂突然停下了脚步,举起带着校正器的苍白左手向着塞提克斯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枪炮师心领神会地停在了剑魂身后。俩人躲在岩石的阴影里,借助巨剑光滑的剑面,反射着前方的景象。
冰冷的武器上映照出一个个冰蓝色的长着尖刺的圆球。
“冰奈斯。”枪炮师低声唤出了不明物体的正身,卡诺恩认同地点了下头。冰奈斯是冰之精灵的名字,这种本性温顺的精灵在雪山是十分常见的魔法生命体,会为自己生存的地域带来终年不断的降雪。按理说这种喜爱自然的精灵不该出现在这片没有任何冰元素的地域。
“看这些冰奈斯的晶核。”卡诺恩指了距离他们最近因此映射最为清晰的一只冰奈斯。塞提克斯顺着着剑魂的示意,细细地打量着那只正在漫无目的地游荡着的精灵,然后微微地拧起了眉。冰精灵原本应该晶莹清的晶核如今变成了一片死沉的色。这是被暗元素污染的证据。枪炮师又观察了剩下的几只,无一例外的看到了侵蚀的痕迹。

“怎么办,要绕道吗?”剑魂轻声询问着枪炮师。塞提克斯闭上眼睛略微思索了一下路线。“可能会绕一点远路,大约多出2个小时的路程,你觉得如何?”
“能减少的战斗尽量避免,毕竟环境对我们不利。”卡诺恩回应道。
事实上塞提克斯也是这个打算,除了想找死的,通常很少有人会主动与一群狂化的元素精灵杠上。

退回之前的分岔口继续向前,塞提克斯一边走一边小声地同剑魂开着玩笑。“如果走到前面发现又是一群冰精灵,卡诺恩你说怎么办?”
剑魂没有立刻回答枪炮师的提问而是反问道:“刚刚的精灵,你数了吧?”看到枪炮师露出疑惑的表情,淡淡笑意爬上了卡诺恩平日里总是一成不变的脸庞,在微光的映照下,剑魂刚毅的五官因为这个笑容而变得柔和了很多。这是塞提克斯最喜的表情,微笑着的卡诺恩比起平日的飘渺有了一份真实,不再给人遥不可及且拒人千里的感觉。况且塞提克斯也发现,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卡诺恩的表情总是冷冰冰的,只有和自己独处的时候,剑魂才会流露出内心的喜怒哀乐,这是卡诺恩信任他的表现,而这种被信任的感觉真的非常不错。
“如果又遇到,你再数一下,哪边少我们打哪边。”剑魂说完转过身继续向前,枪炮师楞了3秒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被剑魂调侃了。三步两步上走远的卡诺恩,塞提克斯仗着身高优势伸出手一把勾住剑魂将他拉倒在胸前,而另一只手则在剑魂银白色的短发上肆意蹂躏。
“好啊,居然耍到我头上了。”
卡诺恩轻笑着捶了锤锁住自己的结实臂膀,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塞提克斯松开禁锢,看着卡诺恩闪到一边抬手整理自己造成的“杰作”,俩人视线相遇,都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短暂的笑闹过后,气氛又恢复了之前的严肃。


穿过一条条狭窄的甬道,腐臭的气味随着两个冒险者的深入变得越来越浓烈,塞提克斯忍不住抬起手掩住口鼻,卡诺恩虽然没说什么,但也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当两人顺着岩洞走到通道的尽头,一片巨大的洞中平原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拿出委托书再次确认了一眼,枪炮师环视着突然变得开朗的空间,皱起了眉。
“根据克伦特提供的线索,摩根最后一次有消息传来就是在这一片区域,可是你也看到了,这里除了这些歪斜的腐木,再没有其他东西。”
卡诺恩提着剑,小心地避开木桩慢慢地向前走着。这些横木被简陋地捆扎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个不规整的十字,有些则因为腐烂的关系,从底部断裂开来,只留下埋在土里的部分依旧直立在原地。卡诺恩走到一处隆起的土丘边,泥土破裂处露出的一个物体引起了剑魂的注意。剑魂俯下身,用左手抹了抹土堆表面,尘土散去后一截惨白的手骨显露了出来。
卡诺沉吟了一下,回头看向站在身后不远处的塞提克斯。
“这里是暗精灵的坟场。”
“再走下去就是暗精灵墓地的边缘地带了,我们最初并没有计划那么深入。”枪炮师略微沉思了一下。“况且我们所带的物资也不足以供给更深入的冒险。”
“要回去吗?”剑魂问道。
“只能这么办了。”枪炮师无奈地摊了摊手,克伦特的这种任务不像寻找材料或是狩猎魔物打完一个是一个,寻找失踪人口这种事,与其说依靠实力不如说更依赖运气。他们已经尽力,但是完成不了委托也只能说句遗憾了。
剑魂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毕竟一起组队了那么久,枪炮师顾虑些什么他一眼就能明白。直起身,卡诺恩沿着原路向塞提克斯所在的位置走去。

剑魂转过身的那一刻,那一截本该早已失去生命等待风化的白骨几不可察地颤动了一下,一颗细小的石头从其原先的位置沿着斜坡滚落了下来,一路磕碰撞上了卡诺恩的鞋跟,弹跳了几下后终于再度沉寂了下来。
剑魂疑惑地回过头。
就在那一瞬间,一只腐烂得只剩下碎肉的手臂带着强烈的恶臭猛地从地下破土而出,卡诺恩想后跳着躲开,脚踝上却传来被什么东西一把用力捏住的感觉,疼痛瞬间通过腿部的神经蔓延至大脑。剑魂低头,在自己的脚下看到了另一只同样不属于活物的手。
“卡诺恩!”远处惊觉情况不对的枪炮师风一般地冲到剑魂身边,抬起手炮一枪打烂束缚住剑魂的腐尸,单手抓住对方的肩,一个转身将他带到了自己身后。
“你没事吧?!”塞提克斯出声询问着护在背后的人,卡诺恩低声回应了一句“没事”,然后转过身,与枪炮师背靠着背进入了战斗状态。

四周的地面传来一阵阵的颤动,土地破裂的声音在俩人的耳边此起彼伏,每一个十字架下,地面都在蠕动着,一具具早已面目全非的尸体慢慢地从地下爬了出来,每走一步都能看到碎肉和蛆虫从惨白的骨架上抖落,这般景象让塞提克斯不知是该惊悚还是该恶心。

腐尸群本能地向着散发着生命力的两人聚拢,眼看包围圈越来越小,枪炮师和剑魂都明白,一旦被这些不死生物完全围住,那就真的是插翅难飞了。

“这里到出口大概一百米,虽然丧尸的数量多了点,但是应该还能过得去。”塞提克斯向站在背后的剑魂说道。“一会儿我用聚焦烧出一条路,你趁那个间隙一口气冲过去。”
卡诺恩紧了紧手中的巨剑,语气冷了下来。“然后留你一个人给他们作伴?”
“我这边总有办法的……”塞提克斯底气不足地小声反驳着。
“别废话了。”剑魂的语气已经染上了愤怒。“一起走,或者一起死,没有第三种选择!”
感受到卡诺恩压抑着的怒气,塞提克斯只得噤声。
“我开路,你断后,走吧!”话音未落,剑魂已经提起巨剑冲进了咆哮着的丧尸群中。眼看来不及阻止,枪炮师只得认命地架起冒着火舌的喷射器。好吧,就让老天看看他们的命到底该不该绝!

一刀将扑向自己的盗尸者拦腰斩断,卡诺恩反手用剑柄砸飞另一个从身后靠近的怪物,一声爆破在身边响起,一具被炸没了半边身体的腐尸倒在了剑魂的脚下,卡诺恩回头看到枪炮师手中尚在冒着青烟的狙击枪口,耳边传来塞提克斯的吼声。
“快冲!”

卡诺恩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握紧手中的巨剑猛地劈向前方,人随着剑的残影化作一道白光以肉眼难以追踪的速度笔直地冲了过去。

“猛龙断空斩!!!”


随着剑魂的残像,两侧的盗尸者化作一段段肉块向着四周飞散开来,然而很快又有新的盗尸者从四周涌来。已经到达边缘的卡诺恩守在洞口,一边努力挥舞着巨剑将四周涌动的尸群逼退,一边焦急地看着仍未脱离包围的枪炮师。

塞提克斯用手炮击飞身边朝自己扑来的丧尸,向前飞奔中一个贴地滑铲穿过森森白骨向剑魂所在的位置滑去。

滑铲的力度与速度随着被铲倒的丧尸的加而渐渐消弱,眼看自身的移动即将停止,塞提克斯反手撑地以双手为轴心,修长的腿在空中划出一周弧线,瞬间将半径内直立着的魔物再次放倒,趁着包围圈短暂的塌陷,枪炮师一个翻身高高跃起,在空中连开两枪,乘着手炮后座力产生的强大气浪,远远地飞出了拥挤的丧尸群。然而距离出口尚有几步之遥,落地后的枪炮师没有丝毫犹豫向着剑魂的方向一路狂奔。

眼看就要到达好友的身边,塞提克斯却听到卡诺恩焦急地警告。
“当心!”

一只浑身腐烂到发绿的丧尸从枪炮师的后方扑了过来,塞提克斯紧急回身的瞬间抬起膝盖对着来者便是一脚,力度之大将魔物整个踢飞了将近3米后仍旧狠狠地撞在了接踵而至的怪物群上。

虽然避免了被盗尸者噬咬的危险,但是被撞击的盗尸者体内猛地释放出一大片紫色的浓烟,等塞提克斯惊觉的时候早已为时已晚,枪炮师只觉得眼前猛地一,原地踉跄了两步才勉强没有跌倒。

“塞提克斯!”看到这一幕却来不及阻止的卡诺恩觉得自己仿佛被笼罩在冰龙斯卡萨的龙熄之下,全身的血液瞬间冻结至冰点,伸手扶住失去了战斗力的枪炮师,平日里清心寡欲的剑魂此刻仿佛狂战士一般浑身散发着猛烈的杀气。单手架着枪炮师,剑魂不在防守而是一路猛攻用厚重的巨剑将扑向俩人的丧尸一一砸飞,挨近洞口的刹那,卡诺恩带着塞提克斯纵身一跃的同时,抬手一剑砸向洞顶的岩壁。

轰隆的巨响伴随着飞扬的尘土,俩人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的瞬间,恢复意识的枪炮师一个翻身将剑魂压在身下,洞顶掉落的碎石砸在坚硬的重甲上带出一声声闷响。

尘土散去后,俩人才慢慢地爬起身,塞提克斯抖了抖满头满身的沙土,干咳了两声,卡诺恩急忙上前,在确认枪炮师并没有被砸落的巨石波及到后,稍稍安下了心。

两人背后原先连接着巨大坟地的洞口现在已经被塌陷的岩石堵得严严实实,只能隐约听到另一侧传来的丧尸群的吼叫。

“呼——死里逃生啊。”塞提克斯长长地舒了口气。卡诺恩没有说话,只是从包里摸出一支解毒剂,递给枪炮师。
然而看着枪炮师半天没有伸手接过,卡诺恩终于忍不住出声询问。
“你不要?”
“什么?”
剑魂这才注意到,塞提克斯虽然面对着自己,但是他的视线焦点却始终没有与自己的对上,枪炮师翠绿色的双眼中此刻是一片混沌。
“你的眼睛……”卡诺恩觉得自己握着药剂的手在微微颤抖。
“啊?哦……原来不是因为四周太暗啊。”枪炮师先是一愣,不过很快便意识到了自己失明了的现状,但是比起剑魂当事者反而显得平静得多。“不管如何先离开这里吧,万一那些盗尸者穿过来事情就大条了。”

拉过塞提克斯的手将解毒剂放在他的手里,卡诺恩努力压抑内心的颤抖——如果不是他太过深入,如果塞提克斯不反身救他,那么他就不会被盗尸者包围,更不会因此失明……

一只被棕色手套包裹着的手沿着剑魂手腕肩膀摸上了他的脸颊,塞提克斯单手在卡诺恩的脸颊上轻轻捏了一把。
“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是你说的吗,‘一起走或者一起死,没有第三种选择’,现在我们都活着,还有什么好不满的?”塞提克斯微笑着。“而且眼睛的失明可能只是暂时性的,过阵子就好了。再说要是真的好不了,我还能去找GSD转职做阿修罗,到时候可不能不跟我组队啊。”

“废话真多,快点把解毒喝了。”卡诺恩拍开枪炮师在自己脸上毛手毛脚的爪子站起了身。塞提克斯笑了笑,听剑魂这种语气,应该是已经没事了——卡诺恩就是这么个单纯的人。

拧开解毒剂的罐子一饮而尽,塞提克斯露出一副“果然还是那么难喝”的表情。暗中,一块被清水浸润的冰凉布条覆上了枪炮师隐隐作痛的双眼,剑魂将自己解下的额带打湿,小心地蒙在了塞提克斯的眼上,并在他脑后打了一个结固定住。

“暂时先这么处理一下,回去要立刻找药师医治。”
“知道了,我们走吧。”




崎岖的洞穴内,提着巨剑的男子在前方慢慢地走着。卡诺恩将巨剑换到左手,右手则紧紧地握着塞提克斯的手,仿佛只有这样才让他感到些许的安心。

“慢着,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塞提克斯拉住卡诺恩,人一旦失去视觉,其余的感觉就会变得尤为灵敏。剑魂顺着塞提克斯示意的方向望去,那片阴影中似乎有一块颜色更为深邃,。卡诺恩微微向前挪了一步,角落里一只浑身漆形似植物芽苗的东西从原先的位置游了出来,慌慌张张地躲进了另一处的阴影里。

“是瑟冥特克。”剑魂出声知会了一下枪炮师。这种精灵才是暗城的原住民,由大量的暗元素孕育而生,不过这种暗精灵并没有像大多都暗生物一样邪恶好战,它们天性胆小,除非遇到危险不然很少主动发起攻击。

“不过如果出现瑟冥特克,就说明这一带的暗元素尤为浓厚,前方或许会有些什么。”
“但是你现在的状态……”

“啪——啪——啪——”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打断了剑魂的话语。不动声色地将枪炮师挡在身后,卡诺恩将剑横在胸前,静静地等待着逐渐逼近的不明物体。

从阴影中走出的是一个人形,但也仅仅只是人形而已。布满苔藓的皮肤和空洞深邃的眼窝都显示了来者早已不是这个世界的居民。

这只魔物的背后并没有同方才一样大片的丧尸群,看来应该是某个不幸的冒险者在这里遇难最后被土地的魔力变为了不死生物。

然而这只盗尸者并没有像之前那些只剩下嗜血本能的同类一般向两个人扑来,而是仿佛在努力思考着什么似的停在了两个冒险者的面前。剑魂看着对方张开口,用腐烂了的舌头断断续续地发出一个个破碎的音节。
“帮…………帮……我………………帮……我……”
残破的的嗓音在洞中借着回音扩散开来,让原本就阴森的环境更冷了一份。
虽然与一具尸体讲道理听上去十分可笑,但是塞提克斯还是希望尽量避免无意义的战斗。尽管看不见,但是枪炮师还是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扬起了声。
“你已经死了,即使向我们求助也不可能复活,如果你还有一点理智就请离开这里。”

“死了?…………我……死了?”卡诺恩看着面前的丧尸歪着头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脖颈处的肌肉早已溃烂只剩下少许的纤维仍然连接着身体与头部——那分明是被啃咬过的痕迹。

“…死…不行………………我不能死………还不能死!”盗尸者的飘忽的语气猛骤变,塌陷的眼窝里突然冒出魔性的红光,伸出早已骨化的双手,丧尸向着两个冒险者的方向猛扑过来。

“我不……能死!……把你们的……命……给我…………给我!”

卡诺恩一把拽过塞提克斯勉强躲过丧尸的攻击,反手抄起巨剑向丧尸砍去。

“哐——”

仿佛砍中生铁一般,卡诺恩的手腕一沉,巨剑竟然被面前的盗尸者一把抓住,剑魂惊诧地看着这本应脆弱不堪的不死生物,来不及细想,剑身上传来巨大撞击,丧尸的一击将剑魂连人带剑震飞到了一侧的岩壁上。卡诺恩只觉得肺部的空气瞬间被全部挤压了出去,跌在地上猛烈地咳嗽着。

盗尸者一把打飞剑魂后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向着枪炮师的方向袭了过去。被卡诺恩推到一边的塞提克斯勉强扶着岩壁站稳身子,没有焦距的双眼焦急地搜索着剑魂的位置。听到卡诺恩的声音,塞提克斯正想向着那个方向移动,脖子上却猛地一紧,一只冰冷的爪子掐上了枪炮师的喉咙,将他卡在了墙上。

塞提克斯伸出手用力掰着卡在咽喉处的禁锢,然而那只爪子却纹丝不动,腐败的气息吹在脸上,窒息感一点点地蔓延开来,枪炮师感到自己的意识正在一点一点地流逝。

卡诺恩抬起头便看到这一景象,心脏仿佛被瞬间冻结。用力撑起身,腹部左侧传来阵阵刺痛,卡诺恩咬着牙——方才的撞击肋骨大概裂了。强忍着剧痛抓起掉落在脚边的巨剑,剑魂向着丧尸的后背猛力砍去。
受到重创的盗尸者怪叫了一声松开了钳制着枪炮师的手,眼中红光暴涨,回身向着剑魂扑去。卡诺恩死死地握着手中的剑等待着冲击的到来。

“嘭——”随着一声闷响,面前的丧尸猛地一颤,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胸口,腐败的面部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卡诺恩透过丧尸胸腔处巨大的窟窿看着对面举着手炮的枪炮师,盗尸者摇晃了两下最终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倒下了的丧尸仍然在痉挛般地不断蠕动,然而他眼中慢慢暗去的红光无情地宣布着死亡的再次降临。

“……信……我不……能死…………克伦………………特……”破碎的低喃随着亡者的逝去,最终消失在了无边的暗中。

卡诺恩跨过盗尸者的残骸,蹒跚地向着枪炮师的位置走去。塞提克斯背靠在墙边,脸色惨白地大口呼着气,脖子上一圈暗紫色的勒痕隐隐地泛着血迹。

“你没事吧?”依着枪炮师坐下,卡诺恩低声询问着。塞提克斯将头轻轻地靠在剑魂的肩上,虚弱地笑了笑。

“有你在,怎么会有事呢?”

小憩了片刻后,两人强忍着伤痛站了起来,毕竟这种危险的地方,多留一秒就多出一份危险。
“刚刚这丧尸倒下的时候似乎喊了克伦特的名字,还有什么‘信’。”塞提克斯回忆起丧尸最后的遗言,轻声对剑魂说着。
卡诺恩顺着塞提克斯的意思蹲下身在死去的丧尸身边翻找了一下,果然在丧尸腰间的包裹里找到了一份烫着火漆的信封。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下,心里都有着同一个想法。
“不会那么巧吧……”




“这的确是摩根的笔迹。”克伦特将手中的书信折起,虽然表情依旧平静,但是卡诺恩在暗精灵的眼中看到了伤痛的成色。“盗尸者都是生前余愿为了的亡者,执念越强,力量也就越强。而摩根这份至死也想将信息传达给我们的执念反而将他变成了悲哀的盗尸者……”
说到这里,暗精灵终究忍不住低下了头。剑魂静静地站在一旁,注视着这个为友人的逝去而悲痛的男子。

“抱歉我失态了。”再次抬起头,克伦特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神情。暗精灵转过身从纳米恩图背上的盒中取过一袋物品递给剑魂。
“这是契约上的报酬,还有治疗尸毒的解毒药剂,愿你的朋友早日康复。”
卡诺恩接过暗精灵手中的物品,向着他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转身离去。

风中传来暗精灵的轻声低语。
“谢谢你们让他得到安息……谢谢……”





踏上赛利亚旅馆的二楼,卡诺恩轻轻地推开房门。房间里一片昏暗,床上的人显然仍在贪睡。皱了皱眉,卡诺恩将手中的药碗放在桌上,走到窗边,一把拉开窗帘,阳光立刻洒满了整个房间。

“起来换药了。”卡诺恩微微用力推着床上的小丘。被子下传出两声含糊不清的咕哝后,又没了声音。
“塞提克斯,起来换药。”剑魂再次重复了一遍,床上的人依旧没有动静。当卡诺恩打算将手伸向被子的时候,面前厚重的织物突然被一把掀开,一只手从里面伸了出来抓住剑魂的手腕将他拖倒在了床上。
卡诺恩只觉得世界突然逆转了,回神的时候已经被身着便装的枪炮师压在了身下。恶作剧得逞的某人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剑魂在那双同窗外天空一般清的双眼中看到了满满的笑意。


卡诺恩微微怔了一下,随后也笑开了。

“看来这次你可以不用转职了。”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1. rp尸体 | URL | -

    Re: [大枪X白手]浅栖之地(平坑)

    大哥们!请华丽的继续吧!!当我们不存在的继续的自由的吧~~~

  2. 似乎还是正太的喵四 | URL | -

    Re: [大枪X白手]浅栖之地(平坑)

    跳上沙发!恭喜平坑!
    大哥们啊继续加油啊……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lamyfox.blog108.fc2.com/tb.php/247-9dd83453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闲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