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外传 表妹来袭

2009年05月31日 01:17

于是表妹其实名字还没定……存档……蠕走
入夏的阿拉大陆上空是一片深远的蔚蓝色,不管你如何张望都只能用「万里无云」来形容,火辣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晒得整个世界都像缺水一月的菜地,连带着居住在格兰之森边缘总是喜欢四处乱跑的神枪手一家也都难得地焉在家里死活不肯出门。

一家之主的枪炮师坐在客厅的餐桌边计算着全家的收入开支,时不时为永远超标的房屋修缮费而频频皱眉。枪炮师的背后漫游枪手和弹药专家坐在狭长的转角沙发上,玩闹般地争夺着可怜的电视遥控器,频道在两人争抢的过程中来回无序地转换着,发出的阵阵噪音让这个原本就闷热的下午变得更为烦躁。

就在塞提克斯的忍耐即将濒临临界点的时候,一声巨响伴随着木板的碎裂声和机械师的惨叫从楼顶传来,天顶上的灰尘随着震动抖落下来,枪炮师看着一只舞动着8条细长腿的蜘蛛从墙角垂下来,落地后用它能做到的最快速度仓皇逃命。

「臭小子你又炸了什么!?」比枪炮师更早一步吼出来的是方才的两个噪音制造源。一字不差的怒吼让两个人的声音完美地叠加在了一起——也只有这种时候的默契才让人记起他们其实是双胞胎这一事实。

「这次不是我!!!」回应他们的是顶楼机械师难得的辩驳。伴随着一阵「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因刻洛墨达飞奔着从顶楼跑了下来。

路法尔一把勾住跑过来的小弟的脖子,一只手握成拳在他的头顶转啊转。「不是你?除了你还有谁看我们家的房顶那么不顺眼?」
站在双胞胎弟弟身边的艾尔斯特冷哼了一声表示同意,手里上下抛动着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感电手雷。那意思因刻洛墨达再明白不过了——当二哥这么做的时候就代表着「解释完你就可以去死了」。

「等等听我解释!这次真的不是我啊啊啊啊啊————」机械师一边死命地挣扎一边向着枪炮师的方向挥舞着手里的东西。

强忍下一脚BBQ踢飞他的冲动,塞提克斯冷着脸从幺弟手中接过一张卷轴。等解开扎着纸张的细绳看到里面的内容,塞提克斯的脸部微微抽搐了一下。

『终于找到你们了!』

整张白纸上只有七个大大小小的字,而且更为让人不舒服的是,这几个字并非像一般信件那样手工书写,而是由从报刊杂志上挖下的一个个铅字拼凑而成——怎么看都是最标准的恐吓信。

漫游枪手放开机械师凑过头瞥了眼纸上的内容,随后痞痞地吹了声口哨。「这家伙用的是‘你们’耶,不是指名一个人而是全部,谁啊那么可怜居然被我们四个统统修理过?」

「不管是谁,敢直接上门挑衅看来是嫌活得太舒服了。」喀嚓一声拉开「血鹰」的保险,艾尔斯特冷笑着从随身挎包里取出最恐怖的火弹,一发一发地填进枪膛里。

看着三个哥哥开始往大门方向移动,因刻洛墨达忍无可忍最后终于把心一横向着他们的背影拔开喉咙。
「你们都听我说啦!!!」

不过待到三人齐刷刷地转过身瞪着他的时候,机械师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胆子一下又畏缩回了原形。
“那个应该不是有人来寻仇啦…………”因刻洛墨达底气不足地说道。

“那刚才你房间的爆炸是怎么回事?”塞提克斯抱着手臂,左脚不耐烦地在地上敲打着。

“不是爆炸啦……”因刻洛墨达看着面前三个因为天气而更为暴躁的哥哥,最终决定放弃解释。无力地跨下肩膀,机械师伸手指了指楼梯。

“你们直接跟我去看就知道了……”


机械师的卧室由于这样那样的危险原因,最后被安排在枪手一家楼顶的阁楼。除非真的有事,不然塞提克斯和艾尔斯特绝对不会主动踏进因刻洛墨达那乱得媲美狗窝的房间;路法尔倒是对机械师的卧室有过几分兴趣,不过在大哥的瞪视下最终不了了之——毕竟好奇心和戒烟相比还是后者更难抑制。
此刻,一家人难得都挤在了因刻洛墨达的房里。除了当事人的机械师,其余的枪手在看到了房内的情况后全都露出了无语的神情。

正午的阳光透过破了一个硕大窟窿的天花板直直地射进原本终年不见天日的房间,光芒中,一个镶着各式宝石的巨大金属箱深深地陷在被砸得瘪了一处的地板上——没直接砸穿还要归功于机械师房间里特别加固过的楼板——阳光照射下的宝石折射出点点光辉,在四周的墙壁上洒下一个个五彩斑斓的光点,一只与光辉相比颜色单调的可怜的猫头鹰正站在箱子上扑腾着翅膀。

——这是什么情况……

所有的枪手脑海中此时都回荡着这样一句话。

“这个貌似是最高级的仓库吧……”冷场了半天,路法尔才嘀咕着说出了第一句话。
艾尔斯特斜了他一眼,眼神赤裸裸地传达着内心的鄙视——你在说废话。

揉着额角,塞提克斯闭着眼睛向机械师发问。“里面是什么东西老四你看过了没?是不是危险品?”

机械师从箱子里掏出仪器在箱子周围左转右转测了半天,最后摊手向大家做了一个“啥问题都没有”的手势。四个男人围在箱子边,枪炮师上前砸开了箱子上的挂锁,随着扣环“咔嗒”一声弹起,金属箱的盖子被缓缓地抬了起来。

然后,世界再次沉默——附带一阵冷风。


“这个……是女人的内衣吧……”用俩根手指拎起一片粉红色的半透明布片,因刻洛墨达僵硬地转过头向三哥求证。
“这不是摆明的吗……”漫游枪手先是露出一副“废话”的神情,三秒钟之后突然意识到另一个问题。
“靠,为毛问我!”

“因为很明显这里只有你实践经验最丰富。”站在一旁的弹药专家幸灾乐祸地吐槽,机械师则是拼命地点着头,连一向不参与双胞胎拌嘴的枪炮师也忍不住移开了视线。

漫游枪手看着自家兄弟的表情,把牙磨的嘎嘣作响。
“你们什么意思!我有那么差……”

“叮咚——”
突如其来地门铃声打断了路法尔即将的暴走。

“这个时候,会是谁啊?”塞提克斯露出了茫然的神情,几个弟弟也一同将视线移向了大门的方向。

“叮咚——叮咚——叮咚——”门铃一连响了三下,然后没了声音。塞提克斯想去窗口张望,手还没来得及摸到阁楼天窗的锁扣,便被楼下传来的“轰——”的一声巨响给吓了一跳。

四兄弟用最快的速度冲下楼跑到大厅,原本是玄关的位置现此刻正浓烟滚滚,微弱的光线显示着本该驻守在那里的门板已经光荣献身。

有人寻仇?!——这是此刻几个枪手脑海里共同的想法,拔出各自的武器,四个人紧握着手中的枪支弹药严阵以待地紧盯着前方未知的“敌人”。

烟雾随着夏日的滚滚热潮慢慢散去,随着空气中尘埃的逐渐沉淀,一个窈窕的人影渐渐地显露了出来。

如果说艾尔斯特他们尚处于一头雾水的警戒状态的话,塞提克斯则是在意识到突袭者的身份后慢慢地浮现出了仿佛半夜撞鬼的惊悚表情。

硝烟最终完全散去了,出现在枪手一家面前的是一个身穿纯白色纱裙打着蕾丝遮阳伞的二十岁出头的女性——修长的身形暗示了她天人的血统,飘逸的浅金色发丝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白皙秀丽的脸上一双祖母绿色的眸子正在眨啊眨的,用路法尔的话说——这种长相的女人,绝对是男人的梦想。

“突然上门拜访请原谅我的失礼。”面前的女子歪着头用与她方才行为完全不相符的淑女姿态微笑寒暄着。

事后因刻洛墨达回忆起来,在他的人生里,那是他见过的平日里一向严肃稳重的大哥最狼狈的一次。
塞提克斯僵硬了半天,指尖向着面前的不速之客指了又指,最后终于化成一句惨叫。
“你怎么会来这里————————————”

“大哥你们认识?”艾尔斯特收起武器转过头讶异地看着满脸线的塞提克斯。路法尔则是坏笑着在一旁起哄什么‘始乱终弃’‘向隔壁告发’‘负心汉’,听得塞提克斯忍不住狠狠地往他头上一巴掌拍了下去。

面前的迷样女性则是一脸好脾气地微笑看着,然而那强烈的存在感很快就让众人的焦点再次回到了她的身上。

塞提克斯挣扎了半天,最后露出一副认命的神情回过头。
“算了先进来吧……还有我说过多少次了,别随便炸门!!!!”



“这位是切丽斯,住在天界皇都的姑姑的女儿,辈份上来讲是我的表妹,今年24岁,你们该怎么叫都清楚了吧。”枪炮师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看了坐在对面的“淑女”一眼,又看了看身边满脸兴趣的三个弟弟,坏心地慢慢补充道。“顺便,姑姑家是皇都的首席机械世家,切丽斯是家族的第一继承人。”

一阵冷风从房间内刮过。

“不是吧!家里已经有一个超级危险的炸弹了,现在还来一个!?危险系数连平方式长都不止吧……”路法尔首先抗议起来,因刻洛墨达在一边似乎嘀咕着反驳了些什么,不过因为没敢大声吼出来所以内容统统淹没在了漫游枪手的大呼小叫中。

“咻——”一发子弹毫无预警地从路法尔的鬓角边险险擦过,漫游枪手望着面前仍然冒着青烟的枪口,当场僵硬,而始作俑者依旧笑的如天使般的纯洁。“不要把人家说的跟恐怖分子一样啦,讨厌~”

“切丽斯!这里是室内!”看着墙壁上的透光窟窿,塞提克斯低吼着。
“塞提多皱眉会老得快哦。”收起手中的镶着银边的深色自动手枪,切丽斯不失优雅地朝他摆了摆手。

披着天使脸皮的恶魔!这是此刻剩下的三个枪手的一致结论。如果刚才他们还对这个新出炉的表姐/表妹充满兴趣的话,现在几个人只希望离她越远越好。

“好了切丽斯,说说你今天登门的目的吧。”揉着眉看着连喝茶礼仪都十分标准的表妹,塞提只想快点切入正题好早点送走这个瘟神。

从随身带的提包内取出一封烫着火漆的信,切丽斯一语不发地灿笑着。而塞提知道,每当这个表妹笑成这样的时候,就代表了接下来自己的日子会变得非常难熬。

拆开带有家徽的信封,枪炮师的脸色随着视线的移动变得越来越难看。当塞提克斯抬起头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不能光用漆来形容了。
“也就是说在姑姑他们旅行的这一周时间,你都要住在我们这里?”

切丽斯状似乖巧地点了点头。

“给我个理由……”虽然已经可以预见到自己未来一周的悲惨处境,塞提克斯却像搁浅的鱼一样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依照你家的条件,就算姑妈他们出去一年也绝对饿不死你吧?那么多佣人难道是放着装饰房间的吗?”

“可是人家想念塞提表哥的烧烤,再说了人家的主要目的还是来进亲戚间的感情~塞提表哥你难道不欢迎我吗?”

知道了还不快滚回去——虽然塞提克斯很想这么吼出去,但是惨痛的经验告诉自己如果这么做了,那么估计就算切丽斯最后走了,他们也会变得再次无家可归……

小恶魔眼中赤裸裸的威胁估计只有傻子才看不出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lamyfox.blog108.fc2.com/tb.php/249-0fc5b24a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闲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